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敦马回锅激发震荡 政治分裂网络现形

·2018年2月3日

欢庆农历新年在即,我国政治环境越见精彩万分、竞争越形激烈复杂。网络舆论最关心课题,首推前首相敦马哈迪回锅,有意当相,重温其22年的美梦。朝野全面摊牌,反映于网络上,代表华人的政治观点大分裂。从首相二选一的议题上,开始有第三种声音,要求更多的政治选择。


众所周知,敦马从政经验丰富,深谙游戏潜规则,也是族群政治环境的总策划师。他试图挑战神话般的历任首相排列的拉曼定律(RAHMAN),由第4任卸位后,准备续第7任。一些网民眼中,这是荒谬离谱之举。然而,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智囊团,也必然有锦囊妙计,化解敦马的凌厉攻势,安然度过这次的重大考验。
 

  敦马加盟反对阵线两线制成型?

当下网络该思考一个问题,即敦马加盟反对阵线,是否代表两线制成型?这得需要选民一票来表决。尽管希盟七拼八凑,成功抄袭国阵模式,排出从上到下的对垒阵容,为我国政治发展史上首遭。如今,双方于全国展开竞选活动,网上宣传也加紧步伐,力求入主中央执政权。


最新的演变为,马来网坛出现投废票声音,让中间选民有新的出路。知名网络人把选择国阵与希盟,等同百事可乐与可口可乐之中选一,本质并无不同。无论如何,希盟发觉废票论有利国阵后,立刻发动舆论反击。敦马率先制作微电影,抨击“一巴仙”投废票者,放弃权利并不明智。


敦马感受到,投废票呼声始于年轻选民,老一辈群体缺乏影响力,他并无信心填补这块缺口。他推举亚洲最佳辩手赛沙迪,出任土团党青年团团长,积极以网络宣传,青年票志在必夺,卯足火力进攻巫统腹地。然而,这是否能掀起所谓的“马来海啸”?乡区、公务员,以及垦殖民基本盘是否动摇?尚未有明显迹象。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国阵遭受空前巨大压力,一定要出奇制胜、出奇不意,否则分分钟可能爆冷,或是被突发课题致命打击。网络上一些现象,例如鼓励投废票、政治冷感等,如果说绝对有利国阵,并不尽然如此。如今,网络接触海量政治资讯,若说还有人不关心政治,那也是一小部分而已。


敦马为政治聪明人,他运筹帷幄、拿捏准确,明白推倒国阵,尚需要符合特定条件,例如反风强烈,并且一对一对阵。上两次大选,反阵搬出“改朝换代”的口号,功败垂成,原因很多。据了解,执政党和在野党,各有30席以上的边缘选区,如今将成了造王者议席。
 

  认为敦马只反纳吉不反巫统

中文网络论坛上,“敦马回锅”和“投废票”课题,爆发不小的争论。网络上俗称“法家”的发言者,不苟同敦马,立场始终没有动摇。他们坚持看法,敦马只反纳吉不反巫统,质疑敦马政治人格诚信,恐怕带来无法制衡的权力狂。他们宁可希盟推出更好的人选,即使是暂时首相,但绝不是敦马本人。


始料不及的,社媒上不少原本沉默的网民,全面苏醒过来,反击评论界的废票论,而且越演越炽烈。某些报章专栏作者号召,以消极的投废票或不投票,抗议现今政治瓶颈,即刻招来排山倒海的鞭挞谴责。如果从另一个角度衡量,这也催生网民关注政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坚持与土团党合作的行动党,也是网络人的抨击目标。有指控说,希盟如国阵2.0版,存在种族路线,等于换汤不换药。火箭元老林吉祥受责难,不惜出卖坚持多年的原则,接纳如敦马一般的争议性人物,忘记过去的政治苦痛。行动党新政治纲领,不再提及“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对废除种族固打、土著特权,仿若放弃原来立场。


这样的格调鼓励“废票论”壮大,他们宁可双方都不选,以弃权当作无声抗议。敦马过去执政期间,留下负面包袱,不利于其形象定位。但我们别忘记,尽管敦马曾有著名的针对1999年“华团大选诉求”过桥抽板事件,华人尤其是商家和中产阶层,曾经给敦马强大支持。如今敦马坚决取消消费税(要取消需国会通过),或会赢得从商者的青睐。但是,要以什么税务取代,却是商家要考虑的问题。
 

强烈反对敦马复辟要求划清界线

今年1月16日,曾活跃社运、网络红人之一的唐南发(Josh Hong)脸书,贴文宣布,他20年来支持“烈火莫熄”运动,如今随着希盟接纳敦马为首相人选,即刻谱上休止符。唐南发强烈反对敦马复辟,要求希盟与敦马划清界线。


唐南发引申的理由,1989年合艾和平条约,敦马并没有遵守承诺,即让前马共分子回国度余生。他推论这次确保释放安华,为出任首相铺路,很可能属于言而无信。此外,唐南发揭露,2014年的“加影行动”,其实为民联内部清理门户,并非救国一般圣洁,舆论惨受误导。

敦马在任时涉及案件罄竹难书,包括土著金融丑闻(国会白皮书结案)、国产车普腾连年亏损、马航私营化后糟糕管理、柏华嘉钢铁厂巨额债务、125亿令吉巴生港口自贸区(PKFZ)风波等。另外1988年开除多位大法官,殃及三权分立、相互制衡原则,伤害司法体系权威,迄今都未有令人满意的解释。


话虽如此,据一般调查所得,40岁以下年轻选民,占了总选民人数的52%。他们许多属于首投族,较关心切身民生议题,对敦马过去所作所为,印象并不深刻,所以“敦马恐惧症”,并不会广泛发酵,或是阻止敦马东山再起!


还有一点,希盟精神领袖安华,长期囚禁后,今年6月可能恢复自由身。到时他扮演何种角色?会不会与敦马有矛盾冲突?而敦马若是如愿上台,是否乐意放下权力?让位给其他有活力、有远见的领导人?敦马当临时、过渡首相,制造许多不确定性,这对强调政治稳定的经济环境,显然不是好消息。

   敦马为过去错误道歉诚意不足

不久前,敦马以模棱两可的语气,为过去错误道歉,显得诚意不足。希盟诸党乐意一笔勾销恩怨,欢迎他加入反对党阵线,来得太突然。我们别忘记,土团党还有争议性人物,如丹斯里慕尤汀,他没有针对担任柔州大臣,以及副首相期间,发表不当或种族性言行,表达懊悔和歉意。


敦马公子拿督斯里慕克里兹,受委土团党署理主席,难免牵涉家族政治圈。另外,前任选举委员会主席丹斯里阿都拉昔,目前也身在希盟阵营内。过去的选举弊端,他解释有所局限,可是也轻易的既往不咎!


网络舆论以津巴布韦历经千辛万苦,方才罷免个90多岁的独裁总统穆加比为由,不能再推举敦马重新上台。有舆论也挑起,选民应回避民粹主义(Populism),即政客只求讨好奉承、短视近利,不顾政策长远后果,恐怕会将国家推上灾难边缘。


业余评论人网络点燃火苗,不满希盟攀上敦马,引申大条道理,但到底是否符合民心?惟可以确定的,他们的网络人气,难以比拟职业政治家、政治代理、党工等,带来的效应有待评估。


长期的政治分裂,或是选举中产生悬峙国会,即现有执政党和反对党所赢得的国会议席相差无几,将会带来不小的冲击,值得我们深入思考。
 

   美国国会无法在临时拨款法案达共识

今年首月,美国特朗普政府上台一周年,因为参议院的共和党和民主党议员,无法为临时拨款法案达致共识,被迫停止操作部分政府机关,数十万公务员休无薪假期,或无偿义务工作。结果,美国舆论大事抨击,特朗普政府管治威信不存。


美国政坛上,为这起事件相互指责。民主党则反咬共和党,搞砸达成协议的机会,即只取悦特朗普的民粹观点,拒绝保障70万“追梦者”,即童年时隨父母亲非法入境的无证移民,资助他们免遭驱逐出境。


早在2013年,时任总统奥巴马提出医疗改革法案,朝野恶斗、谈判破裂,于10月1日至16日,关闭联邦政府部门,为17年来首次。政府停摆后,公共服务大幅度缩减,干扰民众生活便利。连美国太空总署(NASA)约1万8000名员工中,97%人要放无薪假,仅留下少部分人支援国际太空站。


当时,由政府管理的国家公园、博物馆和动物园闭门谢客。16天半瘫痪状态,每天造成逾3亿美元(约12亿令吉)庞大经济损失,人民怨声载道。数年后,与民意格格不入的特朗普,意外当上总统,显示民心思变、不理后果。


我国也因政治分裂几乎带来恶果

有人认为,美国的问题离开我国太远,殊不知我国国会,也有因为政治分裂,政客暗中制造突袭投票暗战,几乎带来恶果。


2017年11月20日,我国的在野党精心策划一场突袭,只少一票下,几乎拦下贸消部的2018年财案预算。当时的委员会投票阶段,希盟突然要求记名,执政党经多次召唤自己人,方才凑足人数,以一票之差,即52票对51票,惊险过关。


突袭行动策划者为公正党加埔区国会议员玛尼瓦南,以及格拉纳再也区国会议员黄基全。值得一提的,在场的8名伊党议员,两人弃投,另6名投下反对票。如果这次预算被否决,意味着需要重新提呈,或是追加预算,否则就如美国情形一般,贸消部门得停摆。


没有强势政府产生的弊病,早有前例。2009年12月15日,2010年财案到达内政部委员会阶段,也是在野党要求记名表决,仅以1票落差,即64比63票,无比惊险通过。过后的三读阶段,幸好人在国会外的首相纳吉、时任马华总会长翁诗杰、廖中莱等人匆匆赶到,避免一场政治祸害发生。


第二次国阵以66张赞成票,对上63张反对票,通过三读程序。如果财政预算案被否决,等于变相对政府投不信任票,除了颜面尽失,政治震撼不可小覷。


民主制度下,少数服从多数,多数尊重少数,这是必然的道理。然而,若有人以投票漏洞捷径,宣泄不满心声,而不是参与辩论时,说出人民的具体意愿,等于过于注重政治立场,不把发展民生列为优先议题,令人感到遗憾。这也预示,两线制尚未实行,先见其弊端处处。


回到本文的结论,敦马回锅政坛,激发网络大震荡,各种意见皆有之。然而,我们不能固执成见,加深政治分化,显出种种乱象原形。这一切,当大选结束后,必须回到原点,让政治人物真心照顾人民利益!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