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国际漫步· 林金树

新加坡出现马来女总统的背景

·2017年9月30日

父亲是印度人、母亲是马来人,但被当作马来人的新加坡前国会议长哈莉玛,参加通过“固打”保留给马来人的新加坡总统选举,由于除了她之外,另外4名有意参选人士(全部是男性),有两位由于不是马来人,不符合“种族资格”,自动丧失参选资格。另外两位都是马来人大老板,但由于他们的挂牌企业的资金达不到高不可攀的最低要求(新币5亿元,约等于15亿令吉)也自动被淘汰。因此,哈莉玛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不劳而获”当选,成为新加坡自1965年独立以来的第8位总统,第二位马来人总统、第一位女性总统。


人民示威反对哈莉玛

哈莉玛已经宣誓就任,但由于她的当先被认为是不民主的,有一批不满分子举行沉默示威,他们穿上印有“Not My President”((哈莉玛)不是我的总统)的T衫进行无言的抗议。这在严厉禁止示威的新加坡而言是很罕见的。网民也在网络上抨击政府。不满者是否会有进一步行动,或是政府会不会采取强硬措施对付异议者,有待观察。


新加坡国会在去年11月通过修改宪法,改变总统的选举制度,做了两大修改。一是总统由各民族(华族、马来族、印度族)轮流担任。如果其中一个民族连续四届没有担任过总统,则下一届(第五届)就必须把总统职位当作“固打”保留给那个民族。其他民族直接被排除在总统人选之外。


其二是大大的提高总统候选人的“最低资格”,使到只有“精英中的精英”或是“富豪中的富豪”才有资格竞选。如果是担任公职的,最少必须担任过国会议长或部长等高级政府官职才有资格成为总统候选人。这就“自动”排除了反对党人竞选总统的资格,因为自新加坡自1965年独立以来,一直由人民行动党执政,只有行动党人才有机会出任政府高职。


参选门槛高不可攀

如果是私人界出身的,要参选总统的资格也非常苛刻。参选人必须符合那届总统选举的“种族资格”。本届总统选举就有两人不符合“种族资格”自动被淘汰。其次,参选人必须是大企业的高级主管,其管理的挂牌企业的资金最低必须是新币5亿元,而且在过去3年公司都必须有盈利。两位马来人大老板就是因为他们掌管的企业不达标而被否定参选资格。这项规定几乎是否定了新加坡全部属于私人界的马来人参选总统的资格。因为不可否认的,新加坡的马来人的经济地位比较薄弱,几乎找不到一位掌管有15亿令吉资金的企业的商界富豪。


可以这么说,新加坡更改总统选举的资格的宪法条文,是为哈莉玛一个人“量身定制”的,目的就是让她没有对手的情况下自动当选,而且其结果与修宪的原来目的相符。这也使到新加坡人民无法通过选票从不同的候选人中选出他们心目中的总统,因此才会引起非议和反弹。


篡改历史家常便饭

新加坡政府为了达到目的,还不惜篡改历史。因为按照宪法修正案,必须是之前连续四任民选总统都没有某个民族担任,第五任才保留给该民族。但新加坡总统原本是由政府委任的,在哈莉玛之前,只有从第五位到第七位的三位总统是民选的。但政府的解释是,由政府委任的第四位总统黄金辉已经行使民选总统的职权,因此就把他“当作”民选总统,这当然是篡改历史。新加坡真正的第一位民选总统是在1993年选出的王鼎昌。


事实上,对新加坡政府而言,篡改历史是家常便饭。例如,新加坡政府在1980年关闭民办的、以华文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的南洋大学。后来政府在南洋大学校园开办全部用英文教学的官办南洋理工学院,后来又升格为南洋理工大学。过后新加坡当局篡改历史,把南洋理工大学的历史从南洋大学开课的1956年算起,让南洋理工大学“继承”南洋大学,对南洋大学造成第二度伤害。


这回新加坡政府不惜大阵仗搞了这些动作,自的只有有一个:不能让政府推出的总统候选人在公平竞争中落败,因为那对政府的声望会是致命性的打击。


事情还得从2011年的总统选举说起。那次选举中,有4位男士参选,而且全部是姓陈的。其中政府推出的候选人是陈庆炎博士,他身世显赫,曾担任华侨银行总经理和新加坡国立大学副校长。


他进入政界后,历任教育部长、贸易及工业部长、副总理等要职。李光耀一度想要让他担任总理。


陈庆炎以0.35%险胜

其他三位陈氏宗亲的声望都远不如他。但由于人民行动党长期执政以及实行高压政策,人民心怀不满,因此在选举並没有实权的总统时,用手中的选票表达不满。投票的结果是三分天下,陈庆炎得选票35.20%、陈清木34.85%、陈如斯25.04%。陈钦亮最少,只有4.91%。


陈庆炎胜过陈清木的选票很少,是名副其实的险胜。他获得745,693张选票,陈清木得票738,311张。陈庆炎胜出的选票只有7,382张,只佔总选票的0.35%。


严格来说,陈庆炎只获得1/3强的选票,根本没有代表性。如果新加坡实行的总统选举是法国式的两轮投票制,由两位获得最高票的候选人(陈庆炎与陈清木)进行对决,陈清木当选的可能性比较高。


新加坡总统的任期是6年,可以连选一次,也就是说,一个人可以担任总统最多12年。因此理论上已经担任了6年总统的陈庆炎可以再竞选一届总统,而且相信他也有这个意愿。


另一方面,以微差落败的陈清木有意卷土重来,希望在今年的总统选举中再与陈庆炎一决雌雄。


“驚输”实施种族固打

然而,以李显龙总理为首的新加坡政府基于“驚输”心里,担心一旦陈庆炎竞选连任,遇到的对手又是陈清木,而又没有其他候选人分散选票,陈庆炎落选的可能性很大。那对人民行动党肯定会是沉重的打击。


为了防止这样的可能性发生,人民行动党未雨绸缪,预早作出防范措施,设计出“各民族轮流当总统”的“总统固打”制度,而且不惜篡改历史,把受委任的黄金辉说成是民选总统。


由于这次选举只有马来人可以当总统,陈庆炎也自动丧失参选资格。这样一来,政府终于达到修改宪法的最终目标,让哈莉玛“不劳而获”当选新加坡第8位总统,使到新加坡选民连投票选举总统的机会也没有。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