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国际漫步· 林金树

欧美大国政治“向右转”

·2017年11月18日

在1980年代至90年代初,东欧国家发生“苏东波”事件,原来的苏联及其在华沙公约的附庸国,全部抛弃共产主义制度,在政治上向右转,投入西方阵营的怀抱,苏联本身也分裂成原本的16个独立国家,苏联集团不复存在,东欧也不再存有可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抗衡的左派政治势力。


去年和今年,则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民主大国,政治上向极右翼倾斜,极右翼政治势力纷纷抬头,或者成为执政者(如美国商人总统特朗普和捷克富豪总统泽曼),或是极右派政治势力膨胀,迫使主流执政党施政向右倾(如英国和德国);或者由传统左右派选民联手把极右派政治人物挡在执政大门外(如法国)。


右派选民造成英国脱欧

最早出现右倾化的是议会民主发源地英国。右派执政党保守党的时任首相卡梅伦,为了抑制党内的右翼疑欧派,而举行脱欧全民公投,因为他预估选民会以大比数否决英国退出欧洲联盟。想不到英国右派大举出动投票支持脱欧,使到假戏真做,英国选民以微弱多数票支持脱欧,英国脱欧成为定局,卡梅伦黯然下台。


接任女首相特丽莎·梅为了加强执政地位,提早举行大选,想不到受到选民反弹,保守党的国会议席比过半数还差7席,最后找到拥有10席的北爱尔兰的极右派民粹政党民主统一党才能勉强执政,但地位脆弱。作为交换,特丽莎·梅被迫由国库支付数十亿英镑在北爱推行发展计划,这是赤裸裸的英国式“金钱政治”。


特朗普使美国陷入自我孤立

美国右派白人对开明派白人联合黑人和西班牙裔及亚洲裔选民让黑人奥巴马担任总统8年作出反弹,舍弃热门人选希拉里,以少数选民票但多数选举人票选出亿万富豪特朗普为总统。特朗普推行“美国优先”政策,所作的多项决策引起争议,包括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区域伙伴贸易协定、限制个别伊斯兰教国家的国民入境美国(由于受到美国法庭否决而无法执行)、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机构、不核实国际性伊朗核子协定等。


这些举措使美国丧失国际信用,陷入自我孤立和受到其他国家孤立。


法国左中右选民排斥勒庞

法国是实行总统制的西欧民主大国,一向来不是由左派的社会党当选总统,就是由右派的共和党当选总统。但两党的总统的施政都乏善可陈,使选民感到厌倦。


这样一来,极右派的国民阵线的女性总统候选人勒庞声望大起,有打败左、右派总统候选人、入主爱丽榭宫之势。幸亏年轻政治领袖,只有38岁的马克龙组织中间派政党参与角逐总统大位。果然传统右派、传统左派和极左派都不得人心,它们的候选人都在总统选举的第一轮投票中被淘汰,进入第二轮决赛者就是马克龙和勒庞。


为了阻止法国出现极右派总统,左、中、右的选民心同此理,在第二轮投票中联合起来把选票投给马克龙,使他高票当选,硬是把勒庞挡在总统府大门外。

默克尔收容难民受到“惩罚”

德国是西欧最重要的国家,其女总理默克尔长期执政,在国内和国际上都深受好评。


不过,收容大批中东穆斯林难民使她受到选民“惩罚”。事缘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阿拉伯国家搞“阿拉伯之春”民主化运动和在叙利亚挑起内战,长期动乱造成人民横死者众多和民不聊生,使突尼斯、利比亚、埃及和叙利亚等阿拉伯国家的政治难民和经济难民纷纷涌入东、西欧国家。德国收容最多难民,人数超过100万人。


但穆斯林难民很难融入社会,又带来诸多民生、治安和社会问题,引起本来有包容心的德国选民反感。默克尔也有所觉察,因此在联邦议会选举之前宣布限制进入德国的新穆斯林的人数上限。


无论如何,在联邦议会选举中,右派大党即默克尔的基督教民主党和左派大党社会民主党得票率都大跌,只有极右派政党“另类选择党”的选票增加一倍,一躍成为国会的第三大党,这样的发展对于推行中庸政策的默克尔是一项打击,也使她的施政受到制肘,被迫右倾。


经济復甦极右翼才会退潮

这两年来欧美民主国家极右翼政党崛起和大受支持,最主要的原因是经济停滞不前,而传统的左、右翼主流政党都无法解决。许多人失业,尤其是年轻人失业率更高,他们看不到前途。加上中东和北非的阿拉伯穆斯林移民大量入境,收容难民的欧洲国家原有的文化与生活习惯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心情不好的选民为了发泄,把选票投给趁机兴起的极右翼政党,而不是他们认为极右翼政党真的能够解决国家面对的各种难题。


如果这些国家的经济復甦,一般民众的生活改善,极右翼政治势力会退潮。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