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国际漫步· 林金树

英国议会民主制度的特点

·2017年7月15日

在6月8日提早举行的英国大选,原任首相特丽莎·梅领导的保守党,不但不能实现扩大多数议席的目标,反而因议席达不到半数的326席而沦为少数党政府,必须与只拥有10席的北爱尔兰统一民主党达致协议,得到后者的支持才能勉强执政。无论如何,英国陷入政治动荡时期。


英国是最先实行议会民主制度的国家,有“议会民主之母”的称号,除英国本土之外,许多英联邦国家也实施英国式议会民主制度,或者稍加改良,包括加拿大、澳洲、纽西兰、马来西亚、印度、南非等。日本也实行英国的制度。


在议会民主制度下,两个政党或是多个政党(以后者为多)派出候选人竞选全国的所有或部分国会议席,赢得过半数的单一政党或多党联盟成为执政党,其党魁出任首相/总理。最大反对党的领袖成为“影子内阁首相”,其“影子部长”与政府部长针锋相对。不同国家对议会的任期有不同的规定,一般是三年、四年或五年。英国和马来西亚是五年制。但执政党可以在其认为对自己有利的时间提早举行大选。


这种制度有好些特点,最大的特点是可以用三个字概括:不公平。而“不公平”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得票率不到50%的政党成为执政党是常态

一般而言,主要政党都会派出候选人参加全部或大部分国会议席的竞选,以便有机会成为执政党。在发源地英国,由于多党互相竞争的结果,往往只赢得35%-45%竞选票的政党,就赢得下议院一半以上的议席,成为执政党。这样的执政党没有民意基础,却是英国政坛的常态。如在2015年的大选中,保守党只赢得36.9%的选票,却赢得50.9%的议席(331/650),成为执政党。议席比率比得票率高出14%。第二大党工党获得30.4%选票,赢得35.7%议席(232/650)。议席比率比得票率高出5.3%。


另一方面,小党的议席率比得票率低很多。例如,英国独立党得票12.6%,只赢得1个议席,佔0.2%。自由民主党得票7.9%,只赢得8个议席,佔1.2%。不过,英格兰民族党得票4.7%,却赢得56个议席或佔8.6%。


有时候,一个政党赢得较低的投票率,却赢得超过一半的议席,成为执政党;得票较高的政党由于当选的议席少,沦为反对党,更加不公平。英国本身多次出现这种情况。


在过去200年中,英国举行过几十次大选,其中只有4次当选执政的政党的得票率超过50%。


外国也有类似情况。例如,印度由于选民人数最多,号称为“世界上最大民主国家”。在2014年的印度全国大选中,人民党只赢得31.9%选票,却赢得543个下议院议席中的282席,佔51.9%,成为执政党。第二大党国大党赢得19.3%选票,但只赢得44个议席,只佔8.1%。第三大党赢得3.3%选票,但赢得37个议席或6.8%,第四大党的选票佔3.8%,但有34个议席,佔6.3%。


在加拿大,2015年的大选,自由党当选执政,它只赢得39.5%的选票,但赢得54%议席(184/338)。第二大党保守党获得31.9%选票,赢得29%议席(99席)。第三大党新民主党获得19.7%选票,赢得13%议席(44席)。同样是得票率与议席率不相符。


在2013年的马来西亚大选中,国阵赢得47%选票,但赢得60%议席(133席),民联获得51%选票,但只赢得40%议席(89席)。这是英国式选举制度造成的。

 (二)当选的议员没有代表性也是常态

英国每次大选,许多选区都是多角混战。个别选区候选人有7人之多,在这种情况下,一名候选人要获得该区的50%选票很困难。由于英国采取的是“相对多数获胜制”,在该选区中获得最高票的候选人当选,根本没有代表性可言。在一个选区得不到50%选民票而当选的议员很多。其他国家的国会选举也有类似情况。


在英国於2015年举行的大选中,只有217名当选议员得票超过50%,只占全部议员650人的33%。多数议员是以得票40%左右当选。


(三)选区选民人数不相等,违反“票票等值”原则

马来西亚的“民主派”人士坚持“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原则,对于不同选区选民人数不相等大加非议。他们常挂在口头的是,英国国会选区选民人数相等。


他们可能不知道(或是假装不知道),不同选区选民人数不相等的现象起源于英国,而且直到现在还是如此。


例如,英国选民人数最少的国会选区只有2万多人,选民人数最多的选区超过10万人,相差5倍。其他选区人数3万多、4万多、5万多、6万多、7万多、8万多、9万多的都有。平均选民是一个选区7万人。所谓“一人一票”,在英国从来没有实现过。在其他实行议会民主制国的国家也是从来没有实现过。因此,“票票等值”并不存在。


在马来西亚,选民人数最多的选区和选民人数最少的选区,选民人数相差约10倍。不论人数相差的比例的大小,都是继承自英国的“政治遗产”。


 (四)执政党可以在对本党有利的时间 提早举行大选

这也是传自英国的特点。不过,这样的选择是双刃剑,即选举的结果可能对执政党有利,也可能对执政党不利。如果是前者,可以加强首相/总理在党内的地位,以及执政党相对于反对党的政治势力。如果出现后一种情况,大则原执政党失去执政权,沦为反对党;小则首相/总理的威信大跌,可能因党内的迫宫而下台。


英国在今年6月8日举行的大选就出现后一种情况。原本在前一届大选中,保守党因所得议席不达半,被迫与自由民主党组织联合政府。自民党加入政府的其中一个条件是修改选举法,规定一届国会任期为5年,如果要提早大选,必须获得下议院的2/3多数票通过才能解散国会。上一届大选后保守党以过半数执政。


现任保守党首相特丽莎·梅是在前首相卡梅伦因“脱欧公投”失利被迫辞职后上台。她看到保守党只拥有微弱多数议席,而在民意测验中保守党领先工党20%,便在征得国会同意后提早大选,以便加强她本身以及保守党的执政地位。但事与愿违,选举结果保守党反而失去多数议席,沦为少数党政府,被迫与北爱民主统一党妥协才能继续执政。妥协的其中一个条件是多拨公款10亿英镑发展北爱尔兰。无论如何,她的执政不稳固,随时会因党内迫宫而下台。如果该小党撤消支持,保守党政府同样会倒台。
英国式议会民主制度的特点还有:


 (五)少数党政府和联合政府

如果大选后没有任何一个政党获得过半数的国会议席,拥有最多议席的政党获得机会成立少数党政府。如英国目前的保守党政府就是少数党政府。这样的政府非常脆弱,随时会因各反对党联合投反对票而倒台。特丽莎·梅政府目前是依靠北爱民主统一党的10名议员的支持而生存。统一党没有加入政府。


另一种做法是赢得最多议席但不达半数的政党与一个小党组织联合政府。例如,2011年至2015年,英国是由保守党与自民党组织联合政府。自民党党魁出任副首相,也有议员出任部长。不过,在2015年大选保守党获得超过半数的议席之后,自民党就被抛弃了。因此,自民党这回不与保守党合组联合政府。


 (六)由执政党党魁出任政府首长

在美国式的总统制国家,选民一般上是从多位候选人中投票选出其中一位成为总统。


在议会民主制的国家,选民选的是执政党,由执政党的党魁出任首相/总理。如果有党内斗争,西方国家的执政党可以在执政中途由下议院议员选党魁,也就是更换行政首长。不久前,澳州的工党政府和自由党政府都在执政中途更换总理。


在马来西亚,独立迄今一直由巫统的党主席出任首相。巫统更换党魁就更换首相。有几次是在中途更换党魁兼首相。


 (七)“影子内阁”与“影子首相” 

在英国、澳、纽、加拿大等国家,主要反对党成立“影子内阁”,有“影子首相”和“影子部长”。一旦该反对党上台执政,一般上由“影子首相”出任首相,“影子部长”出任各部部长。


马来西亚目前的反对党阵线希望联盟因内斗不休,无法提出“影子内阁”,也就没有“影子首相”和“影子部长”,使人民对其信心大打折扣。


 (八)上议员可以出任部长、副部长

在英国制之下,执政党可以委任本党的上议员出任部长和副部长。这是一种良好的制度,可以使优秀人才不必经过大选或是在大选失利之后加入政府,为民服务。


在马来西亚,这项制度还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使华人在联邦政府中保持一定的政治代表权。在2013年的全国大选中,华人一面倒支持反对党,国阵的华基政党遭受惨败,只剩下8人(马华7,民政1),填不满联邦政府中保留给华人的部长和副部长职。


结果首相纳吉委任无党派的刘胜权为上议员和出任部长,使联邦政府中有5名华人部长(马华3人,民政党1人,但还是比上一届少1人,因为人联党的华裔候选人全部在国会大选中落选,因此没有人联党的华人部长)。另外委任多位马华领袖为上议员兼副部长,作为权宜之计。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