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国际漫步· 林金树

美国为何难以管控枪支?

·2017年10月14日

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是追逐声色犬马者纸醉金迷的“欢乐之都”。但在10月1日,发生了美国近代史上最严重的枪击事件:64岁的退休会计师巴洛克从大酒店的32层楼朝参加露天音乐会的人群连续开枪,造成约60人死亡,五百多人受伤。他本人开枪自尽,因而检调当局难以了解他干案的原因。


美国是法律规定人民可以自由拥有枪械的国家,平均每100人拥有88支枪械。美国人口不到全球的5%,却占有全世界约50%的私人枪支。由于枪支泛滥,枪击事件层出不穷,每年有超过10万人受到枪击,其中至少3万人或者每天有约90人死于枪下,而且人数每年增加。在2012年,美国致命和非致命枪支暴力事件所导致的损失高达2,290亿美元,等于国内总生产的1.4%。


除这次的特大命案之外,每隔一段时期都会有造成重大伤亡的枪击事件。每当有这类不幸事件发生,政界人士和社会舆论都会同声谴责行凶者,並发出要求当局禁止民间自由拥有枪械或至少加强管控枪支的呼声。但一般是雷声大雨声小,经过一段时日之后不了了之。直到再度发生严重枪击案,异议呼声再起。


美国难以管控枪支,大体上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人民把拥枪视为宪法赋予的基本权利,不容剥夺,也不愿自动放弃

美国在1791年通过宪法的10条修正案,其中第二条规定:“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容侵犯”。人们做出宽大解释,把各种枪械包括在武器之内。宪法被美国人视为立国之本,以宪法规定的持枪权就被美国人视为基本权利,持有和携带枪支不能从宪法中被抹除,一旦政府在禁枪下有所作为,就有可能进一步损害宪法所赋予的其他权利。这样一来,多数民众就支持拥枪的权利,反对加以取消。


反对禁枪者还认为,持枪权是个人自卫权的延伸,为了实现自我保护的目的,允许个人持有枪支是必要的,否则难以对付侵犯者或施暴者,尤其是在对方持有武器的情况下。

(二)难以通过修宪取消拥枪权利

一向以来,或是由在任总统提出,或是由国会议员提出,建议通过修改宪法取消人民自由拥枪权利,或是加强管制拥枪权,但都无法获得通过。


这是因为通过修改宪法达到禁枪的目的的概率几乎是零。根据美国宪法第五条,对修改宪法作出非常严苛的规定。要修改宪法的提案,必须获得国会参、众两院都有超过2/3的议员提出,或是有超过2/3的州议会提出。即使修宪案获得国会通过,也要有3/4的州议会核准才能生效。


由于大部分民众支持拥枪权利。参、众议员或各州议会都不会在“违反民意”的情况下提出禁枪的宪法修正案,禁枪的目标当然不可能落实。

(三)党派之争对控枪的掣肘

民主党向来支持控枪,共和党则反对立场。两党对这个课题的立场对立,使控枪问题的争论趋于两极化。


如果白宫和国会参众两院都由民主党控制,控枪问题会有一定成果。如果白宫和国会分别由民主、共和两党控制,控枪问题就会陷入僵局。如果白宫和国会都由共和党控制,控枪问题就会出现倒退。目前是共和党入主白宫和控制参、众两院。


1994年,民主党同时控制白宫和国会,结果国会以微弱多数票通过克林顿总统提出的禁止19种攻击性枪枝的制造、销量和进口的议案,有效期10年。上一任民主党总统奥巴马绕过国会,签署了23项与管控枪支有关的行政命令,被视为“越权”而受到共和党抵制,无法落实。他坦言无力推动美国控枪制度改革是他总统任期内的“最大挫折”。

(四)利益集团的阻力

美国有多个由拥枪者组成的利益集团,通过各种活动维护拥枪权利,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拥有140多年历史的“全国步枪协会”。它拥有500万名会员,是十分活跃的游说集团,对美国总统大选、国会参众两院选举、州议会和郡议会选举都有巨大的影响力。该协会一向支持共和党,多位美国总统曾是该协会会员。据报道,在本届总统选举中,全国步枪协会共捐献98.4万美元,游说费用为336万美金。


自2011年年初以来,该组织在游说上的花费比所有其他控枪团体加起来的总和还多10倍。因此奥巴马总统有感而发,“枪械游说集团也许可以绑架美国国会”。

(五)特朗普总统的态度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一向以支持持枪的态度闻名。他在今年4月对“全国步枪协会”会员发表演讲时,宣称自己“永远不会侵犯公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因此,尽管拉斯维加斯发生死伤最多的枪击案,特朗普改变支持持枪的立场的几率几乎等于零。


由此看来,在短期内,美国当局通过法律途径限制人民拥有枪支的权利的可能性很低。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