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国际漫步· 锺永有

英国脱欧美国总统大选
民调皆失准

·2016年12月10日

房地产大亨、『政治素人』特朗普逆袭“政坛老将”、前国务卿希拉里当上美国总统,震撼全球,也完全翻转了投票(美国纽约日期2016年11月8日)前一致看好希拉里的『民调』。


以往民调是否准确,取决于『误差率』。一般上,全面且严谨的民调,误差率小的约介于3%至5%,误差率大的约介于8%至10%。

 

众多民调均告失准

可是,这次美国总统大选的美国众多民调失准,是一个值得关注和探讨的有趣问题。笔者相信这与民调内容/问题设计,欠缺『全面且严谨』的因素有关系,其可能性有下列:

1

接受民调访问的目标选民,是否为多数来自生活压力较小的中上阶段(相对富足阶层),而忽略了那些在生活中面临实际艰难,人数更为庞大的中下阶层(属于收入水平低的劳动阶层)?

2

民调范围的挑选相对集中于较容易接触的城市居民,忽略了比较偏远的乡镇居民?

3

民调样本忽略了过去选举时,被当局认定多数属于不热衷出席投票的『沉默选民』?

4

民调是否忽略了选民是否会出席投票?比如说,受访者没出席投票,无受访者出席投票。


受访者可能言不由衷

5

民调忽略了受访者是否言不由衷,在受访时是否愿意坦言相告意见/投票决定?

6

民调是否忽略了选民临时改变主意/决定的可能性?

7

民调的样本(受访人数)是否不够多,缺乏代表性?

8

民调的内容/问题设计,是否偏向设计者自以为是的『理性思考』,找寻受访者时高度关注大家所熟悉的『大众』,而忽略了占选民人数更加庞大的『沉默大众』的社会/民间情绪?


简而言之,就是没考虑到诸如社会的贫富差距问题,富裕人的理想,与贫困者的面包属于天和地的迥异概念。

9

民调内容/问题设计可能忽略的其它因素:贫富差距矛盾、百姓生活与营商压力、国家与社会体制问题(比如说地位低下者厌恶高高在上精英阶层弄权谋私的『伪善』面目)、贪腐与贪婪问题、社会的复杂多变性、性别歧视、移民问题、宗教因素、少数民族/族群与弱势群体、国内地域歧视问题、全球化挑战、种族歧视问题、社会安全、福利与就业保障、人口数量比例等。

10

民调是否被别有用心者操纵,变成非真正独立,而是一种预设立场或结果,企图用民调结果来影响选民的投票决定?


还有,民调机构是否有互相模仿作业之嫌疑,比如,绝大部分以最便利的电话/网络通信做访问,而缺少做人与人面对面接触的面谈访问?


面谈访问的好处在于『真实』,可对受访者察言观色,这对于那些不愿直接表达真态的受访者,访问者可相对准确下判断,减少民调结果的误差率。

 

早前,英国是否脱欧的民调预测也失准,民调铁口直断指英国公投的预测成绩,将会是英国人民选择继续留在欧盟。


英国民调预测留欧失准

可是,实际投票结果出炉,却完全相反,英国人民选择要英国退出欧盟,为此,这引起全球议论及对民调成绩的质疑。


政治选举民调,仅是民调的一个环节。任何一个领域,都可为某种目的进行民调,比如说商业机构进行产品与服务民调,政府进行拟议计划、政策、建议与服务满意度民调、民间组织进行环保教育民调等,不一而足。


现在,许多政府机关、企业机构、民间社会组织、乃至于个人,都会通过各个方式/管道设立『意见箱』收集大众意见或建议,至于准确率有多高,那是另一回事了。


民调绝对是一门很科学的专业,它不是简单地访问了一些人,无论受访者是名人或普通老百姓,就可以马虎交差了事的。


民调成绩只能作为参考

其实,任何民调的成绩预测,只是一种民意/目标群体意见/决定走向的一种指标参考,它并无法/很可能无法准确反映全体人民/大众/目标群体的实际民意/意见/决定。


无论如何,若要做到真正具有公信力的民调,减少误差率,『全面且严谨』的大原则是不可妥协的。


2016年英国脱欧民调、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民调皆完全失准,给全球上了一课应如何做好民调专业,乃至于相关讯息分析及评论专业,两次发人深省的再启迪和再思考。


对此,笔者心中有一个疑问,上述英国、美国众民调皆失准,百发不中,当中是否含有偏帮某方面的隐议程呢?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