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实习报道 · 邓伟成

马港土著大比较 港原居民 享 建屋权利

·2018年6月30日

每个国家与地区都有一些居住了很久的原住民族群,这些原住民不是指那些在某地土生土长的居民,而是指在某一段时期前已经在某地定居,落地生根的人和他们的后裔。他们的居住时间长,定居时间都比其他人早,甚至是最早的族群。在马来西亚就是指土著,而香港则是用原居民这个称呼。


马来西亚土著(Bumiputera)在《马来西亚宪法》下指的是马来西亚的马来人,及沙巴和砂拉越的原住民族。马来人占了土著92%以上的人口。而不属于Bumiputera的人则称为非土著,就是指华人、印度人、欧亚裔和一些已具有马来西亚公民权的新移民。华人和印度人占了非土 著近99%的人口。这样的分类没有香港的那么严谨,香港对于原居民和非原居民有明确的分类。


香港与马来西亚一样都是多民族地区,有不同种族的人定居。虽然香港不像马来西亚一样有三大民族,不过,除了占绝大多数的华人之外,还居住了不同种族的人,尼泊尔人、印度人、英国人等等来至世界上不同国家的人多不胜数。有些甚至是已经在香港土生土长,经历爷父孙三代的非华人家庭也不少。其实有很多在香港土生土长的华人是因为战乱等原因由中国大陆逃到香港,他们定居的时间都比原居民迟。


香港的原居民必定是华人,是指于1898年英国租借新界及邻近235个岛屿之前已在各乡村定居者,以及其后人。未被殖民的香港开埠初期前,有四个族群已在香港生活。包括了围头人,居住在围村,早在唐宋时已开始在新界定居。另外有客家人,11世纪时移居华南,17世纪时从广东山区移居新界。然后是蜑家人是水上人,估计是远古百越部落的遗裔,和岭北南下的中原族群共同融合为汉族,早已在香港水域内、外生活、定居、捕鱼,英语的「Hong Kong」就是译自蜑家话。最后是福佬,又称「鹤佬」,即祖先是河南省的河洛人,后来南迁到福建省成为福建人,最后移居到香港。


香港原居民均住在新界,最早定居的五个宗族被誉为新界五大氏族,包括锦田邓氏、新田文氏、上水廖氏、上水侯氏及粉岭彭氏。他们都在宋明期间移居现时香港的新界,至今发展至新界多个地方定居。五族各自在根据地内建筑围村、祠堂、书室和庙宇等,并在交通要道成立墟市,逐渐发展成大族。


香港男性原居民拥有「丁权」

大马土著享有新经济政策下各种固打制的福利,如教育、房屋和奖学金等等。香港原居民的权益比起大马土著的少,他们没有所谓的特权,福利与一般香港市民一样。但香港原居民比一般市民多的权利就是与生俱来的「丁权」,他们可以得到在香港最有价值和难能可贵的东西─土地。「丁」指的是男丁,所以「丁权」只有男性后人拥有。这便引起了一些争取妇女权益的人士所不满。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曾表示,只有男性可享有丁权的丁屋政策是对女性造成歧视。港英政府于1972年12月实施「小型屋宇政策」,规定年满18岁,父系源自1890年代新界认可乡村居民的男性香港原居民,每人一生可申请一次于认可范围内建造一座最高3层,上限27呎,每层面积不超过700平方呎的丁屋,而且无需向政府补地价。根据新界乡议局的估计,拥有申建「丁权」的男性原居民有24万。


港英用丁权拉拢人心

港英政府在获得新界租界之后跟当地居民一直关系紧张,甚至爆发激烈战事。最著名的事件就是「新界六日战」。英国于1898年根据《展拓香港界址专条》租借新界,引起了原居民强烈不满和反抗。当时的英军打到锦田吉庆围,最少500人被英军杀死,英军并把铁门拆走当作战利品运往英国,后来约在1920年代交还铁门。1967年的六七暴动结束后,政府在1970年代开始计划发展新界,急需新界居民的支持。于是「丁权」就成为了港英政府统战原居民的礼物。不过,原来当年推出丁屋政策是摆了乌龙。据一份撰写于1980年、现已解密的新界民政署(现合并于民政事务总署)内部报告,显示港英政府当年因漏写“若无足够居住空间”(Not adequately housed),才可获批建丁屋的审批条款,结果令新界原居民男丁人人可建丁屋。该报告又指出,丁屋政策实施5年后已出现严重滥用问题。


香港地少人多 丁权惹争议

香港寸金尺土,有些人每月花费接近5000港元(约2500令吉)租一间面积不到一百呎的「劏房」。劏房是指屋主会把一个单位分隔成多个房间然后分租出去,厨房和厕所是公用,居住环境狭窄,而且卫生恶劣。因此,有部分港人会埋怨在房屋供应不足的情况下为何还要保留原居民的丁权。根据2012年香港政府唯一一次公布空置官地的数据显示,全港有近932公顷,面积已相等于900多个标准足球场般大的「乡村式发展」政府空置土地。不过,有丁权不代表有丁屋,只是代表拥有建屋的权利。然而地又从何来呢?


乡村主要有两种地,一种是「政府地」,另一种是「祖堂地」。每个祖堂出售土地的做法不同,有些祖堂地需要全体村民同意才可以放售,有部分祖堂地可由司理人代表祖堂出售土地。乡村范围内的土地有限,政府亦不会随便放地给居民,所以实际上很多有丁权的居民并没有丁屋。大型的乡村由于人口较多,大约100人中只有1人有机会分到土地,而小型乡村则可能较易有土地。不过申请建屋要花约4至7年的时间,而且不同地段的地价等有差异,一间丁屋连建筑费及地价约要500万港元(约 250万令吉)。所以,现在有很多年青原居民即使有丁权亦未必会建丁屋,反而会搬到交通方便的市区居住。


商乡合作? 出售丁权有利可图

丁权衍生的问题不只是土地发展和供应不足,还有一系列违法行为受到社会关注。乡村土地根本不足以让每个男丁兴建丁屋,现在大多男丁都会跟父母一同居住。那么丁权是否得物无所用?当然不是!有男丁会出售其丁权给发展商,而发展商会提供土地,双方合作建屋,称之为「套丁」。


拥有土地的男丁当然可以明正言顺向政府申请建屋,但香港乡村土地有限,并非每个男丁都有地建丁屋。丁屋有价有市,一幢三层高的丁屋市价接近1000万港元,相当于500万令吉,所以出售丁屋一定有利可图。当年港英政府推出丁屋政策时有考虑这个问题,因此订立了「限制买卖转让条款」,规定拥有丁屋的原居民如果想把丁屋出售及转让予非原居民,需向政府申请作补地价,并取得地政专员书面同意才可进行。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套丁」虽然违法,但要瞒天过海,商绅自有一套方法。男丁有丁权,发展商有地,互相合作的利益相当丰厚。发展商会将土地分为小块售予男丁,而男丁不用付钱买地,更会得到发展商的报酬,称为「丁费」。「丁费」的多少则以该地段的地价和丁屋市价作估算。男丁得到土地后便可向政府申建丁屋。发展商会与男丁签署保密协议,订明丁屋的业权属发展商拥有。此外,男丁更要签署授权书给发展商,让发展商全权处理丁屋的申请及买卖。在丁屋建成后,发展商便拥有丁屋屋苑,然后出售丁屋牟利。


不过,香港曾有因「套丁」而被判刑的案例。2015年,丁屋发展商透过沙田乡事委员会中的多名中间人,向多名原居民购买丁权,并在申请兴建丁屋时诈骗地政总署。经法庭审讯后,裁定发展商与11名原居民串谋诈骗罪成,成为首宗「套丁」被定罪的案件。其实「套丁」行为存在已久,而且相当普遍,背后更牵涉原居民及发展商的庞大利益。


除了套丁还有飞丁

「套丁」的情况屡见不鲜,近年还有「飞丁」这个玩法。丁屋除了要建在「乡村式发展」地带上,还要位于「认可乡村范围」。所谓的「认可乡村范围」没有一个既定规范,而全港有73条新界乡村没有固定村界,导致兴建丁屋的范围可以无限延伸。如没有固定村界,香港地政总署会容许原居民在村附近的发展地带兴建丁屋,而不用理会该土地是否「认可乡村范围」。这就是「飞丁」。


其实即使所属乡村有固定村界,村民亦可「飞丁」。做法非常简单,靠的就是与其他人的良好关系。假若原居民在自己的乡村找不到合适土地建屋,便可以向地政处申请在另一条村建屋,前提是该村的村民并不反对。这个安排却被发展商找到漏洞,有发展商会盗用原居民的身份,向地政处表明不反对他人飞丁,当事人向地政处投诉,反受不明来历的人士滋扰与恐吓。这些不明来历的人士,背后往往都牵涉盘根错节的商乡关系。


丁权和丁屋问题不易解决,现任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于2012年担任发展局长时曾指出能无限期维持下去的丁权阻碍土地和房屋发展,建议2047年后停止丁屋政策,以2029年为划界线,之后出生之新界男丁不再享有丁权。此番建议立即遭到新界村民的炮轰,加上乡绅的势力庞大,政府亦不太愿意介入乡村事务。似乎,要花更多时间才能根治这些问题。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