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实习报道 · 邓伟成

张宪良3D打印电动义肢 免费赠送残障者

·2018年7月28日

因为一场工业意外,原本当模具冲压师傅的张宪良失去了珍贵的右手,自此要锻炼运用左手来生活。很多残障人士都选择配戴义肢,但对于家境穷困的张宪良来说,确实难以负担价钱昂贵,而且作用不大的义肢。他放弃了配戴义肢,之后更以自己多年来的冲压模具经验发明3D打印义肢,并成立了名为「台湾奇迹之指」的组织,为残障人士提供免费和度身订造的义肢。


马来西亚留台成功大学校友会早前邀请了张宪良来马来西亚分享自己创办「台湾奇迹之指」的心路历程,本报在分享会前有幸与张宪良进行专访。这次张宪良来大马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把一只刚完成的义肢赠送给一名在台南念大学的大马华裔学生蔡一正。蔡一正来自柔佛州,是一名先天残障者,出生时就没有左手手掌,而右手则只剩下拇指和食指。他现在就读台南应用科技大学视觉传达设计系三年级,一年多前在Facebook上看到张宪良制作义肢的帖文,于是联络了张宪良并亲身去到高雄国立成功大学向他求助。向张宪良求助的残障人士虽然不多,但由于当时制作义肢的团队规模很少,而且制作流程长,求助者需要根据自身状况来轮候制作义肢。本来蔡一正的轮候次序约为第十三名,张宪良有见其学业的关系,亦想蔡一正可以在下一个学期开学时获得义肢,于是把蔡一正的轮候次序提前至第八名。在分享会结束后,蔡一正马上试戴由张宪良制作的义肢,他都能运用得相当灵活,能应付日常生活的基本需要。


创办社团 提供免费义肢

张宪良失去右手后没有自暴自弃,反而更积极进修,在两年内考取了八张证书。在台湾购买义肢所费不菲,张宪良家境贫穷,又要供书教学,没法腾出资金购买义肢,便索性不戴。但没有义肢的生活真的难关重重,如穿袜子和拉拉链等简单的动作所花的时间比健全人士多数倍。他知道好像自己一样的残障人士在台湾比比皆是,于是便利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和工作经验,发明「3D打印电动义肢手」。张宪良更因为这个发明,于2016年获得了台湾劳动部全国创客擂台赛冠军,拿到奖金100万元新台币。他又创办了「台湾义肢之指」,利用自己的工修赔偿金,私人的小额赞助和免费材料供应,开展了义肢指计划TMF(Taiwan miracle finger project),藉着科技与设计的技术制造免费公益的手指义肢给残障人士。其后,他参与了台湾「南管局AI智能机器人卫星基地国立成功大学义肢分享计划」,联同成功大学的学生进一步发展电动义肢,目前为止已有七位残障人士受惠。


不申请专利 免费开放设计源码

3D打印电动义肢手属于新型的义肢开发技术,能向政府申请专利,但张宪良指,专利权对他来说是没有意义,因为自己不是靠这个产品来赚钱,而是希望能免费赠送给有需要的残障人士。如果产品变成商业化,那么就与他最初的理念背道而驰。他又说,不怕别人抄袭,反正产品已有大量媒体报道过,即使出现仿制品,公众都知道谁是产品的始创人。张宪良称,他主张知识共享,如其他人对这个技术有兴趣,也不妨让他们进一步研究,提升有关技术。他在Facebook上开设社团公开设计源码,提供3D档案、电子电路、控制程序码等开放原始码,让其他人可以自行下载后量身订做出相同功能的电动义肢。


确立未来计划 正寻找合作伙伴

TMF在成功大学的计划早在2月时结束,现在TMF规划了未来的方向,希望扩大义肢制作团队,联系不同类型的合作伙伴以获得资源,包括医院的评估义肢建议、大学学生参与义肢设计及制作、企业资金援助及场地供应、义肢公司的经验和厂商的零件耗材供应。当TMF获得充足的资源后,便会联同社会企业、社团法人及协会,向台湾国内外的需求者提供创业指导及辅业,和纾缓经济问题。他希望能透过传媒及社交平台多加宣传这一件有意义的事,从而让更多残障人士受惠。热心人士和有需要的人士可以加入张宪良在Facebook开设的公开社团「TMF台湾奇迹之指」,和直接在Facebook上与张宪良联络。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