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实习报道 · 邓伟成

广东话能入文 正字识读不识写

·2018年9月22日

广东话又称粤语,历史相当悠久,源远流长。广东话是华语的其中一种,在马来西亚就约有700万华人,其中有很多会说广东话。很多人以为广东话是口语而不能入文,但其实我们说得出来的广东话都可以写出来,只是我们学习华文时都没有教授正规写法的广东话。


广东话是汉语七大方言中语言现象较为复杂、保留古音特点和古词语较多、内部分歧较小的一个方言。分布在广东大部分地区和广西东南部,并以广州话为代表。据现代著名语言学家邢公畹等考证,早在尧舜时期,黄河流域就发生一场以中原为中心的「夏语化」运动;当时各部落和民族结成了同盟,共同选领袖,治理天下,合作期间,用来沟通的共同语言就相当重要。发展到西周时期,形成了以夏语原生地-秦晋的方言-为标准音的「雅言」。

广东话虽然作为香港人的母语,但香港人也不会书写正确的广东话书面语。有许多人能说广东话,却不会写,即使他们看到正字亦不会读出来。在香港,有从事粤语研究的学者近年于大众媒体和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的研究成果,并发起了复兴和捍卫粤语的活动。最活跃于粤语研究的学者是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语言及文学系高级讲师欧阳伟豪(Ben Sir),他常常在Facebook分享一些广东话的正确写法。他曾列出「连国学大师也被考起的广东话」,反思识写及识用粤语字的关系。

不过,有网民指,有时候写正字亦无人识读。即使自己识,写出来大家都从未见过、生疏陌生的字词,根本无人明白,也会丧失了传递信息的意义和功能。虽然正字未必会有人写,但当作了解多一点广东话的正字写法亦有助其传承。

以上这些都是我们常说但不会写的字,另外还有一些我们会写但很多人都会念错的字。

我们经常念错的字又岂只这十个,不过马来西亚的广东话被普通话影响甚大,有时候人们都未必清楚记得正确读音。假若大马华人要学好广东话,似乎要多下苦功了。


港人母语是粤语 捍卫广东话地位

自从香港推行普教中(用普通话教授中文科)政策起,广东话在香港的地位有所动摇,一些香港人惯用的词汇逐渐变得普通话化。一些在普教中学校读书的学生甚至会不认识广东话的词汇。例如电单车,他们会说成摩托车。冷气说成空调、鱼蛋说成鱼丸子等等。语言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重要元素,随着政策的推行和人口转变,广东话走向了边缘,说普通话成了大趋势。据香港政府统计处数据显示,香港以广东话为母语的人士占总人口的比例由2012年的90.3%下跌至2016年的88.1%。反之,以普通话为母语的人士占总人口的比例则由3.2%上升至3.9%。

4年前香港教育局曾指广东话不是官方语言,惹来香港各界猛烈抨击。而早前,有香港网民发现香港政府于2013年上载了一篇由内地学者宋欣桥撰写的《浅论香港普通话教育的性质与发展 》,文中提及「母语」的定义为「本族语」,而粤语并非「母语」,并指香港人的母语应为汉语,即普通话。粤语研究学者欧阳伟豪马上在其Facebook上载影片,表达对文章观点的不满。他又质疑香港教育局找来一位没有研究过粤语的内地学者的文章,局方也未有引用研究粤语的香港学者看法。

有大马华人向我表示,他们的「母语」是指母亲所说的语言。因为母亲是长时间对着子女的人,母亲说甚么语言,子女就会说甚么语言。200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表一篇专论母语的学术文章,内容提到提及母语和国语的概念。母语指的就是孩童的第一语言,而国语则是相对于外族语或外国语而言的本民族语言。在这两个概念上,香港人的母语绝对是粤语,而在马来西亚,国语当然是马来话。我觉得大马最令人羡慕的,就是国家不会只重视马来话的地位而忽略其他语言。


文字意思相同但用法不一

语言会因时间和地区而有所改变,相同的语言在不同的地方会产生不同的意思和用法。以下就是一些在马来西亚和香港常用的用词,但表达方法不同的例子。


马港广东话用词比较

使用相同语言但以不同的字词来表达一样意思的语言其实不只是广东话,英语也有英式和美式之分,而南北韩的韩文用法亦有不同。语言所代表的是一个民族,包含了他们的文化。语言随着时间和地区有所转变,而最重要的,就是要确保自己的文字和语言可以永永远远地传承到下一代。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