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大选特辑 · 马懿民

民主行动党作出“三大让步”

·2018年4月28日

为了达到“入主布城”的“最终目标”,老牌反对党民主行动党委曲求全,不惜在它所参与的希望联盟内作出各种让步,以让由前首相敦马哈迪为首的希盟领导层满意。


行动党敢于不惜降低“党格”,作出屈辱性的让步,是基于该党有这样的自信华裔选民是行动党的“囊中物”,不论行动党作出怎样的让步,华人选民都会压倒性的把票投给行动党,该党的候选人都会顺利的当上国、州议员。


在敦马的威权下,行动党在希盟内作出诸多让步,以时间先后排列最主要的有以下三大项:


(一)在希盟的领导层中被边缘化

在希盟的原来四党中,以实际的势力而言(用创党历史的久远和国、州议员的人数来衡量),行动党名列第一,公正党第二,诚信党第三,土著团结党排在最后。


行动党在1966年创立(如果从其前身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算起,是在1954年成立),有超过半个世纪的历史。它拥有38名下议院议员,超过100名州议员;行动党是梹州联合政府的主幹政党,梹州首席部长由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担任。公正党在1998年成立,迄今二十年,有下议员30人,州议员数十人,雪州联合政府由公正党主导。诚信党有从伊斯兰党跳槽过来的几名国会议员和州议员。土团党只有从巫统跳槽过来1名下议员(慕尤丁)和两名州议员。两党都是刚成立两年。


政治是讲求实力的,希盟理应由行动党主导。令人不解的是,一向嘲笑马华公会在国阵内“当家不当权”的行动党,在有机会向华人证明其“当家又当权”的时候,反而自己选择“不当家也不当权”。


希盟的领导层,由势力最弱的土团党主导(社团注册局解散土团党30天,暂时连党也没有了),公正党排第二(与它的真正实力相符),实力最强的行动党只名列第三,诚信党排第四。


希盟的最高领袖是马哈迪,主席是旺阿兹莎,三名署理主席中,林冠英排名第二,在慕尤丁之后,诚信党主席末沙布之前。在整个领导的五名领袖中,行动党人名列第四。


按行动党的“忍辱负重”来推论,万一真的换了联邦政府,行动党也同样会任人摆布,即使它拥有最多下议院议席,也不可能主导政府。这是有迹可寻的。林吉祥坦言,他从政超过50年,从来没有想过可以当首相,连当副首相也不敢想。他也说,他不认为华人可以当正副首相。


因此,即使真的“改朝换代”(可能性很低),希盟不过是国阵2.0,行动党也只能是马华公会2.0。


(二)支持“土著至上”政治理念

“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这句政治口号,是李光耀在我国留下的“政治遗产”,行动党在华社大力推销,引起共鸣。这句话的意思是争取各民族完全平等,取消马来人特权,华人也可以担任包括首相和副首相等高职。


这句口号在华人社会很受用,获得华人共鸣,尤其在上两届大选掀起“华人政治海啸”,有85%的华人选民把选票投给反对党,连鼓吹实施伊刑法的伊斯兰党的国、州候选人也获75%华人选民的选票。


但希盟的真正理念是“土著至上”,不但完全维护马来人特权,还在竞选宣言中提出特别照顾马来人的项目。《希盟宣言》也有特别照顾印度人的《印度人议程》,就是没有特别为华人的利益而列出的《华人议程》。“党大言轻”的行动党,並没有争取把“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政治口号列入希盟的竞选宣言。而且在那之后,行动党上下再不谈“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这样看来,那句话并不是行动党的政治理念,只是用来争取华人选票的策略,并没有加以落实的意思;否则该党会以第一大党的地位去争取希盟最高职位,也会坚持在《希盟宣言》中列入“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政治理念。


(三)在第14届大选弃用“火箭”标志

行动党的党徽“火箭”标志是刚刚去世的行动党第二任秘书长吴福源设计的,火箭的四股火焰代表华、巫、印三大民族以及东马土著完全平等,符合“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口号。从1969年以来,行动党用“火箭”标志参加大选,迄今已经49年。


希盟在4月5日宣布,在来届大选中使用公正党的“蓝眼”作为半岛的希盟国、州候选人的共同标志,行动党候选人不准使用“火箭”标志。


党徽对于一个政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有如一家商店的招牌;或是一个人的姓。行动党不用“火箭”上阵,等于砸了自己的金字招牌,或等于行动党给公正党收购。更像是一个华人改了姓。这在华人社会是大忌,相信会引起不少的反弹。


行动党也许认为,华人是该党的“铁票”,即使该党作出上述“三大让步”也不会影响华人的支持,华人票仍然会把该党的候选人送入国、州议会当Y·B。事实是否如此,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