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大选特辑 · 马懿民

华人选民的“封建思想”

·2018年5月5日

进入21世纪,社交媒体高度发达,只要一支智能手机在手,就能接收各种资讯和转发各种资讯,而且无远弗届,可以与全世界任何有网络通讯便利的任何人沟通,真正做到“天下一家”。


这种通讯上的便利,也可以在大选时派上用场。争夺国、州议席的朝野敌对政党,也都利用网络通讯的便利向选民宣传自己的政党的优点,攻击敌对政党的缺点,以便获得有关选民的认同本党的观点,把选票投给本党的候选人,在个人方面可以使本党的国、州议席的候选人当选,广义方面可以使本党/本党参与的政治联盟在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执政。


华人人口比例下降

华人在马来西亚的人数是仅次于马来人的第二大民族。由于华人迟婚和少子化,而马来人相对早婚和生育更多子女,尽管华人绝对人口仍然在增加,但佔全国人口的比率则不断下降,目前只剩下23%左右,而马来人的人口则占到总人口的65%左右。


马来西亚是实施民主制度的国家,每5年举行大选一次,由拥有过半数的下议院议席的政党/政党联盟(以前是三党的联盟,目前是13党的国阵)在联邦政府执政。州政府方面,由拥有一半以上州议席的政党执政。目前吉兰丹州是由伊斯兰党执政,槟城州由希望联盟执政,雪兰莪州由希盟加上伊党执政,其他州由国阵执政。


国会方面,全国有大约50个华人佔绝对多数或相对多数的“华人选区”。以往华人的投票方式是让华人在下议院朝野各占半数左右,即有大约20多名华裔下议员属于国阵,其中一部分进入联邦政府担任正、副部长;另外有人数大致相等的华裔下议员属于反对党,负起监督政府的工作。这是对华人最有利的理想组合。


在朝华人下议员只有10人

但在2008年和2013年两届大选,华人却以为可以“改朝换代”,因此几乎一面倒的支持反对党,以致2013年在国会的50名华裔下议员中,只有10人(佔华裔议员的20%)属于在朝政党,有40人(佔80%)属于反对党,结果形成“土著在朝,华人在野”的不健全现象,总体而言对华人以及国家不利。


华裔也是使用手机接收和转发讯息比率最高的民族,显示华人是国内最“现代化”的民族,而且华人最喜欢大谈民主,尤其是言论自由。


然而,矛盾的是,许多自称最“现代化”,推崇民主自由的华裔选民,在思想和行动上却具有严重的“封建思想”。他们一面倒的支持反对党,而且完全不能接受任何不同的意见。


这是因为这些使用最新传播工具转达讯息的个人(其中不少是受过高深教育者和专业人士)或群组,盲目的100%接受民主行动党所要他们接受的任何资讯,而且不但自己接受,还要强迫他人接受。不同意他们的立场的,就是“走狗”、“汉奸”。


盲目接受行动党的一切言行

这和封建时代,愚民无条件的接受皇帝的一切命令並没有两样。行动党是“现代化王朝”,行动党领袖是“皇帝”,他们的说法是“圣旨”,不得违抗。


例如,上一届大选中,行动党宣传“投伊斯兰党一票等于投行动党一票”,结果在伊党竞选的选区,有75%的华人选民把选票投给伊党。过后行动党与伊党闹翻而大骂伊党,华人也跟着大骂伊党。


马哈迪执政时期,行动党领袖大骂老马,华人跟着大骂老马。在行将举行的第14届大选中,行动党却与马哈迪领导的土著团结党结盟,大事赞扬马哈迪,华人也跟着大赞马哈迪。


行动党只是“希盟的马华”

行动党指责马华公会“当家不当权”,是巫统的仆从。然而,在4党结盟的希望联盟内,行动党却自我矮化,其他位比马华还不如。


这有几个重点:
1)土团党鼓吹“土著至上”,行动党加以接受,放弃“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口号。
(2)行动党是第一大党,但在希盟领导层中,马哈迪名列第一,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屈居第四;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希盟真的执政(这种可能性很微),行动党在内阁内的地位最多也只是和国阵内的马华一样;
(3)在第14届大选中,行动党把使用了50年的“火箭”标志不用,而是用公正党的“蓝眼”,等于自己砸了招牌。


由林吉祥、林冠英领导的行动党,根本是丧失了原则。行动党把这些自降“党格”的行为说成是“顾全大局”,华人也跟着同意这样的“顾全大局”。


行动党在本届大选中“排除异己”,不让多位优秀的国、州议员上阵,尤其是柔佛州士姑莱州议员巫程豪医生,是使行动党在柔佛扎根的功臣。


巫程豪被行动党除名,相信与他坚持行动党的原则有关。因为行动党要被指涉及贪污的国阵领袖辞职。林冠英涉嫌贪污,而且被控上法庭,林吉祥却没有要求自己的儿子辞去槟城州首席部长的职位,被巫程豪指没有遵循行动党本身的原则。巫程豪因此受到对付。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