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文化寻根 · 罗尹彤

重拾繁體字之美

·2016年2月27日

剛過去的農曆新年,馬來西亞處處掛上紅彤彤的揮春和對聯,上面寫的不是日常在報紙、宣傳單張等見到的簡體字,而是筆劃眾多的繁體字。小時候學習中國書法,知道書體大致可分為篆、隸、草、行、楷五種,當中特別鍾愛唐代顏真卿和柳公權的楷書,因它的字體嚴謹工整,看起來端莊秀麗。由於書法家對於字體美有一份堅持,因此很少見到以現代簡體字書寫的作品。


大陸掃盲推簡體


使用現代簡體字的建議,早見於1956年大陸提出的《漢字簡化方案》。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64年頒布《簡化字總表》,並正式在全中國大陸推行。捨繁用簡的主因,是為了消除文盲,讓更多人識文認字,使知識普及。


馬來西亞學術界於1980年代開始統一使用簡體中文,這可能是基於馬中建交的關係,政府希望能與中國人有更好的溝通與合作。統一華文為簡體字後,民間仍存在著繁體字的蹤影,如商店招牌、舊告示等,還有一些華文報堅持以繁體字為標題,內文才用簡體字。然而,華校取消繁體字教育後,華人新一代一般只看懂部分繁體字。


華人社會對使用繁體字或簡體字,一直存在著很大的爭議。中國大陸統一使用簡體字後,許多東南亞國家的華人都跟隨轉用,而台灣、香港與澳門則繼續使用繁體字。近來,港澳與中國大陸的經貿來往頻繁,大陸自由行旅客增加,一些工商業開始使用簡體字。此舉引起當地部分居民的不滿,有網民嘲諷簡體字為「殘體字」,並發文捍衛繁體字。


中國有人倡重推繁體


使用繁體字的聲音不限於港澳地區,這幾年,中國兩會期間,都有人提出恢復繁體字的建議。2008年,二十一名文藝界政協委員呈交《小學增設繁體字教育的提案》,建議由小學開始設置繁體字教育;2009年,全國政協委員潘慶林提議,用十年時間逐步恢復使用繁體字;2014年,中國人大代表吳仕民提議,應恢復繁體字,傳承傳統文化;2015年,曾執導《唐山大地震》、《非誠勿擾》的中國著名導演馮小剛提議,逐漸恢復部分有文化意涵的繁體字,防止漢字失傳。這些提議引發極大爭論,最後都在強烈反對下結束。


當初簡體字的改革是為了減少文盲,較少筆劃的簡體字易學易寫,文盲或半文盲民眾很快學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一直努力掃除文盲,他們視掃盲為一項重要的政治任務,而中國的確在短時間內大大減少了文盲人口。根據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中國於1949年的文盲率超過80%,至1990年已降低至15.88%。中國國家統計局2010年數據公報中更顯示,中國文盲率(即十五歲以上不識字者)只有4.08%。一些學者認為,既然已經成功達到改革目的,中國應重新推廣繁體字,勿讓中國漢字與文化失傳。


太簡化失意義


相傳漢字是黃帝時期一位名叫倉頡的史官所創。漢字最早可追溯至商朝出現的甲骨文,隨後漢字有不同的演變。先有西周興起金文、秦代統一篆書、漢代盛行隸書、再有唐代定型的楷書。另外,古人還發明了可以快速書寫的字體—草書和行書。從漢字的演變,可觀察到字體變化趨勢由繁轉簡。這亦是當初中國提倡將繁體字轉為簡體字的原因之一,認為文字變化就是要一切從簡,方便書寫。然而,現代簡體字太簡單,很多簡化了的文字失去了本身的文化意義。網上因此流傳了一段口訣,諷刺現代中文過度簡化的荒謬:


「親
(亲)不見,愛(爱)無心,產(产)不生,廠(厂)空空,麵(面)無麥,運(运)無車,導(导)無道,兒(儿)無首,飛(飞)單翼,湧(涌)無力;有雲(云)無雨,開關(开关)無門,鄉(乡)里無郎,聖(圣)不能聽也不能說;買(买)成鈎刀下有人頭,輪(轮)成人下有匕首,進(进)不是越來越佳而往井裏走。可魔仍是魔,匪還是匪。」


繁簡之爭應注重文化傳承


簡體字確實有易學易用、書寫快捷的好處,推行幾十年來,讓許多中國人民快速學字,脫離文盲人口,似乎已完成它的歷史任務。多名學者與中國政協委員近年提倡重推繁體,因簡體字並不適合長遠單一使用。


首先,它將相同讀音但意義不同的字合併使用,導致語意混亂,失去本身的詞源關係。另外,過度簡化漢字,後人不能以部首及偏旁得知意思,令文字失去原有的結構意義,上述的口訣便是一典型例子。而簡體字字形並不工整,論美感遠遠比不上繁體字。繁體字雖然筆劃多,難以書寫,但可用部首認字,容易記憶,比簡體字更能體驗到古人造字的智慧。


簡體字的種種弊端加起來,形成中國文化的割裂。尤其簡化以後,許多人看不懂繁體字,因此難以閱讀40年代或以前的報刊書籍,在研究古籍方面更是難上加難。中國古典小說《紅樓夢》中,金陵十二釵的判詞以「凡鳥偏從末世來,都知愛慕此生才」來寫王熙鳳。以簡體字解讀可能未必明白,但以繁體字看,很快就能拆解密碼,因「鳳」字拆開來就是「凡鳥」。可見,繁體字在解讀古人作品存在一定的優勢。


許多人將繁簡之爭政治化,讓這個議題牽涉文化、政治及身份認同等多方面的憂慮。筆者認為,繁簡之爭應著重文化傳承,而非政治鬥爭。繁體字源遠流長,人們透過它可以跟歷史、古籍有更好的交流。它有一定的歷史價值,不應就此拋諸腦後。要保護幾千年以來的文字與文化,教育下一代認識繁體字是必須的,以免變成沒人能夠解讀的歷史符號。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