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文娱视窗 · 夏晨

扣人心弦的文化鸡精

·2016年4月23日


离家出走后与亲人冰释前嫌、又或祖辈跟孙儿女相处的情节并无特别之处,银幕上类似的剧情亦千篇一律。可是,当简单的故事背景加入本土元素,便能产生令人耳目一新的小火花,成为外国人瞬间认识大马华人生活的「鸡精」。


一哭一笑全在掌握中


《我来自纽约》由张爵西自编自导,整个剧情铺排、场景布置、以至角色设计均尽显其细腻心思,让每个角色活灵活现之馀,亦成功牵引观众的情绪起伏。电影剧本的起承转合十分流畅,大团圆结局前设有高潮位,紧张过后,赚人热泪。


张爵西花了不少心思在细微的东西上,在角色设计中,Sarah年纪小小,一头曲发,又有五颜六色的指甲,令她来自纽约城市的身份更加突出,而Sarah的中文名「林思家」更反映了妈妈独自在纽约想念家乡的心情。此外,张爵西在剧情中埋下不少伏线,让一件看起来无关痛痒的事情,不经意地成为了关键,逐步向观众解答一个又一个的谜团。例如,电影开初Sarah的妈妈在德士里看着报摊若有所思;后来Sarah的公公林师傅宁愿走远一点都不光顾该报摊,却辩称远一点的摊档较便宜;最后才由Sarah发现报摊小贩原来是她的亲爸爸。这些都令剧情精彩紧凑,虽然只有几个角色演戏,场景不算多,但整体感观不会平淡乏味。


大马式生活体验


当朱古力变成美禄,西式早餐变成白面包与生熟蛋;当福建炒面取代麦当劳快餐,塑胶袋取代星巴克纸杯,一天内接受这样多的陌生事物实在不易。在纽约长大的小女孩Sarah,初来马来西亚,首次与公公见面,对身边一切都很不习惯,让我想起自己初来大马的日子。


身为成年人,我不会像Sarah般发脾气,但是口味不同的奶茶、夹着甜咖央的早餐面包、只用塑胶袋打包食物饮料等,都令我很不自在。电影中,大伙儿在庆祝农历新年时享用火锅,这对华人来说并不稀奇,然而位於热带区的马来西亚全年天气酷热,这时吃火锅就成了一个问题。我常看见华人在没有冷气的地方享用火锅,自己试过两次,每次都吃得汗流浃背,像火锅内被翻滚的配料,因此大马华人的生活习惯真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香港人讲广东话时常加入英语单字,如:「我唔系好sure,等阵check完confirm你」。大马华人的说话模式比港人更夸张,他们多以华语为主,间中掺杂马来语、广东话、英语甚至福建话。外国华人在欣赏这套电影时,除了见识到大马华人的语言天份外,还可趁机学几个马来生字,例如「Geli」可用於鸡皮疙瘩时、「Salah」代表错了。


两爷孙因文化差异造成的冲突,由林师傅带Sarah吃快餐开始得以好转。此后,Sarah愿意跟公公与邻居学习华人的文化与习俗,而林师傅亦主动接触西方文化与电子产品,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林师傅为Sarah预备的中式平安夜晚宴,将火鸡变成了土鸡,令人啼笑皆非。世界上的民族亦应如此,有人先做主动,认识对方,再将自己的文化传向其他社群。这样敞开心扉,一步一步的尊重磨合,才可达至民族和平共存与文化多样性。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