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教育论坛 · 霍韬晦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民主?完结篇

·2017年5月27日

编按:2016年1月28日,霍韬晦教授受邀於於香港大学作专题演讲,深入探讨建设「优质民主」的可行性。本次活动由香港中国经济发展促进会主办,香港教育评议会、港大中国历史研究文学硕士同学会以及法住机构协办。

 

由此可见,现行的民主制度如果再不加以调整、扭转,流弊会进一步扩大,祸患会愈来愈多。展望将来,人类前景非常危险。至於如何调整,我认为不妨从下列几个范畴开始:


(一)民主如何容纳质素?民主不只是一个转换权力的机制,也是一种文化,文化就要成就一种价值、一种理想,亦即想建立一种优质文化,这才是人类亘古的追求。有价值、有理想,就是想改善目前不公平、不合理的现象的动机。这就是生命的秘密。人类能自救、越过难关的内在根据。「人心惟危,道心惟微」,一般人无知无觉,但一旦省悟,便会行动。这种生命中的追求,就是「仁」。凭这点力量,人才会走向光明。不然很容易滑向现实,滑向欲望世界。问题是:民主社会涌现的,大部份都是欲望洪流,如何能让人回头发现自己良知的呼声?不为人欲洪流所覆盖?


(二)权利的观念如何转出公众责任与道德承担,而不是向私人利益屈从,民主变成欲主?300年的资本主义就是靠不断刺激人的消费欲望而发展的,不断增加人的拥有,贪念不止,结果大部份人都向物质倾斜,享乐主义流行。人的精神壮志、人的理想被消磨。再没有可歌可泣的人物,这个社会变得无比平庸。


竞争概念转化为人格成长

(三)竞争的观念如何从外在的财富、权力、名声的拥有转化为人格上的成长,精神境界的超升,以保住人类数千年建立出来的优秀文化?资本主义市场文化强调竞争,民主则从制度上保障其竞争之合理性,结果造成贫富悬殊,跨国公司大到不能倒,十分不合理。所以必须批判其竞争的观念,将之转化为生命的修养与成长,亦即由横向思维转化,提升为层级性的立体思维。


(四)平等的观念如何从利益分配上的计算,(罗尔斯说,正义就是在权利上没有谁比谁得到更多,这将导致个体上的相互计较,社会关系紧张、冷漠、对立、分裂。)提升到一个互相包容的空间,化解对利益和自我的执着?重新反省平等的意义,不是数量上的相同,而是人格上的尊重。视人如己,施即是受。能做到这一点,完全是修养问题、爱心问题、精神境界的超升问题。不接受东方的文化资源,这一问题很难解决。


自由不是对自己权利的防卫

(五)自由的观念不是对自己权利的防卫,由自己欲求作主,而是生命成长、进步的能力。此亦即是孔子的成德之教,「为仁由己」,自由才有意义。柏林 (Isaiah Berlin,英国哲学家,1909—1997) 主张只要消极自由(Negative Liberty),不要积极自由(Positive Liberty),当时只是一种对极权的恐惧,现在发展下来,对社会整体利益的承担没有帮助。享有消极自由的人认为社会沉沦跟自己没有关系,最重要就是不要干涉我,让我选择。结果人人自私、封闭,不会产生公心,对人类前途没有承担力。所以今天的青少年必须对「自由」重新认识。


总结上述,实现优质民主是一个极大的、全面推进的文化工程,非全民动员不可。学者只能提供方向,由先行者推动。在此我不嫌辞费,再加清楚之表述:

(一)优质民主要实现,关键在人;人的质素提升,社会整体质素才会提升。

(二)人的质素能提升,只有通过教育,但不是现代教育体制所施行的那种知识教育和技能教育,而是生命成长的教育、成德的教育。固然,这两种教育不是矛盾,而是本末。必先立本,才有根基。

(三)这种教育先不以灌输知识为目的,而是先开发孩子的性情,所以也就是一种「性情教育」。孔子有六艺,今天必须有新六艺,或相类似的教育。

(四)在性情教育下,人的生命会健康成长,不只身体健康,而且心理健康、精神健康、思维正面、行为正当。人人如此,社会自然有文化、有规矩、有温暖、有方向,成为风气。孔子曰:「入其国,其教可知也」,指的正是这种教育成果。

(五)如果选民都有教养,选举即变得公正、谦逊、礼让,不会埋没人才,更不会出现那些所谓「现代性」的手段。

(六)教育与民主选举的关系不是同一层次,而是把前者作为后者的前提,两者组成一个本末的结构。

(七)由此再追溯到文化、历史,我们就可以得出一个这样的关系:优质教育(如性情教育)>优质文化>优质社会(人民)>优质政治(优质民主)。这是一个线性关系,但也是一个互为因果的关系。教育、文化、政治、社会,环环相扣。有客观面,亦有主观的创造。因为四者之主体是人。人进步,社会才会进步;人成长,社会才会成长。


西方民主推行了三百年,所得到的却是社会质素年年下降,最终是人的危机:人存在的危机、人明日的危机。


恢复生命成长成德的教育

人类很可能没有将来,利益争夺的结果很可能让双方同归于尽。太可怕了!此中关键是人的质素的下降,人的眼光、胸襟、希望、修养的下降。要解决这一问题,我认为只有恢复生命成长的教育、成德的教育。人自身的成长才是目的,而不是把自己变作谋利、谋位的工具。现代人自我的丧失,就是因为人不再以自己的成长为目的。


人类几千年的文明,是无数血汗、牺牲才换来的。我们没有去继承前人的贡献、前人的悲愿,那我们就太自私了。所以教育一定要恢复这种生命成长的教育,让自己的生命健康起来。不管将来我们做什么,生命的健康成长是前提。这一点,中国文化知之甚深,行之最力。孔子说:「志於道、据於德、依於仁、游於艺。」又说:「兴於诗、立於礼、成于乐。」但今天,谁会明白其中的深意?我们追求民主,但有没有先问自己有没有资格作主?有没有能力作主?靠欲望、利益、生理的自我牵着走,算什么「主」?背离人类数千年的优秀文化,源头不清,「目对真而莫觉」,却侈言可以为社会带来幸福,不是太笑话、太不自量力了吗?


今天我的说话可能稍重,但却是肺腑之言。


漫漫长途,先从教育开始﹗

 

《灼见名家》(www.master-insight.com)授权转载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