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教育论坛 · 霍韬晦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民主?(二)

·2017年5月13日

编按:2016年1月28日,霍韬晦教授受邀於於香港大学作专题演讲,深入探讨建设「优质民主」的可行性。本次活动由香港中国经济发展促进会主办,香港教育评议会、港大中国历史研究文学硕士同学会以及法住机构协办。


「争吵」的原意是想寻求共识(consensus),即建立整体价值观。民主亦然,希望通过多数人的裁决而建立起社会的共同体,如卢梭所说的「公共意志」(General Will)。在此公共意志下组成政府,人民亦应依此而履行其基本义务。

问题是共识难产:因为民主社会赋予你独立的权利,维护你自己利益、尊严、身分的权利。民主亦同时赋予人有自由的权利,以保障其私有财产与委任政府的权力。这是从人权演绎出来的。人权不单是政治概念,亦是社会活动概念,而且逐渐变成一种权利文化,与个人主义相辅而行。
 
现代社会,是权利文化的社会,权利观念到处被使用。如我对我的财产有支配权,对身体亦然。那我可不可以出卖我的身体来谋生?和陌生人发生性行为,或借肚生仔,出卖器官?这是不是我的权利?但中国人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你的身体怎来的?是父母给的、是天地给的。那你是否当爱惜它?身体有没有尊严?又怎可以随便把身体当成货物?

找自尊与自主真正的道德实践 

所以康德(Immanuel Kant,德国哲学家,1724-1804)主张,人要通过理性思维,找到自己的自尊与自主,而不是服从感觉、欲望和外在的目的。这才是真正的道德实践。简言之,人应该以自己为目的,而不是把自己变成实现外在目的的工具。所以,因快乐、金钱而出卖自己的自由,那是对自己的不尊重。
 
人权的观念,与人的道德观念,出现矛盾。在权利文化之下,人已经不考虑道德问题了。康德说,我们尊重別人,亦不可以将別人的身体、生命上的东西变为对象。这就是康德的道德理性思维。若在中国观点,生命是充满与人交往的情、爱与关怀。所以从一己的行动,必然虑及家庭、国家、民族。这样你就不能任意运用自我的权利,只考虑自己的利益。

民主社会原想建立共识,但又赋予个人以自由选择的权利,结果共识难产。我们有选择的自由,这是权利。问题是:谁决定你的选择?边说你觉得快乐就对了。此即由感觉、本能来决定你。须知个人感觉是很难有共通性的,你觉得好的东西,我不觉得。所以最后就是你有你自由,我有我自由;你不要管我,我不要管你;你不要侵犯我的人权,我也不侵犯你的权利。各行其是,才可以共存。

人人都要保留自己的私人空间 

这是现代意义的「尊重」。一加干涉,就会有冲突。亲如夫妇、兄弟、父子,也不行。美其名是人人都要保留自己的私人空间,即私隐,但若过份防卫,就只活在自己世界。为什么现代人的关系那么冷漠?因为这样的「尊重」,人人都只好把自己封闭起来。

加上现代社会讲多元文化。这本来是一国中的不同民族、不同文化共处的原则,后来成为世界民族流动、彼此共存的原则。在多元文化之下,大家平等:机会平等、权利平等,生活方式、习惯、信仰亦平等。说得很好,但事实上这其中的差异性怎能消除?尤其是很多国家都接收了大量新移民,彼此的语言、生活习惯、价值观都距离很远,会不会引起矛盾、冲突?

2011年挪威和英国都分別爆发了因移民问题而引起的袭击和暴乱,最近则是法国巴黎的恐袭,死伤百余人。可见多元文化不成功;政治上的平等不等如生活上的平等,观念上的尊重亦不等如心理上的尊重。结果人人封闭,各族群之间亦难以共享,於是加重了社会的分离。

要建立共识却忽略建立互信的教育  

原来政客是想通过多元文化政策来建立共识,在「平等」的幌子下不同背景的人可以相处。但忽略了过程,忽略了建立互信的教育,哪能落实?结果每一个社群都是孤独的、不安的。多元文化保护了他们的权利,但拉远了彼此的距离,这种「共存」有什么意义呢?大家都没有共同点,只能互相容忍。一旦超越容忍界限,便会爆发冲突。

若问西方民主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愈来愈劣质化?这就要从头说起,回到西方民主提出的背景,才知道它的初衷,亦即当时要解决的问题。民主观念虽然石破天惊,但提出时仍不免简陋,这才埋下今日之祸。

大家都说,近代民主起源于17世纪末的洛克。他认为在政府出现之前,人类处於一种「自然状态」。在自然状态中,人人自由、平等,所以自由、平等是人的自然权利,亦即天赋,不容剥夺。这是一种神圣权利,为了保护这种权利,於是需要成立一个政府来负责。政府的公权由人民赋予,这就是民主宪政的滥觞,洛克成为民主之父。

在洛克之前,这种对「自然状态」的设想,已有霍布斯(Thomas Hobbes,英国哲学家,1588-1679)。不过他认为:在自然状态中,由于人的自私、贪婪,於是不免出现「人人面对人人」的战争(War of all against all),人们自相残杀。为了自保,便需要制定规则让大家遵守,并经大家同意,交由政府执行。结果政府变成大怪兽,拥有绝对权力。这当然不是民主。但统治者的权力来自人民,这已经是民主的第一步。
 

 (待续)
 

《灼见名家》(www.master-insight.com)授权转载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