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教育论坛 · 霍韬晦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民主?(一)

·2017年5月6日

编按:2016年1月28日,霍韬晦教授受邀於於香港大学作专题演讲,深入探讨建设「优质民主」的可行性。本次活动由香港中国经济发展促进会主办,香港教育评议会、港大中国历史研究文学硕士同学会以及法住机构协办。


刚才卢会长的引言,指出中国传统社会是儒家所建设的「富而好礼」的社会,但百多年来,在西方文化的冲击下,我们失去方向了。我们被迫回应西方,先后有过洋务运动、戊戌政变、辛亥革命,然后接受科学与民主,更要反传统。这是一个波澜壮阔,亦是苦雨凄风的时代。知识分子一心救国,其精神主体是爱国主义,但却是向西方取经,使这条路走得非常辛苦、曲折,而且代价很大。加上连年战争:反帝国主义、反日本侵略、最后内战,使这条路更崎岖。当时,国民党走的是西方民主之路,但只是上层留洋知识分子提倡,基层未动,所以失败。共产党深知革命的力量来自基层,知道历史的进程,所以最终得以成功。


几百年的民主今天已百孔千疮

但成功又如何?中国并未找到自己的路。百多年来,我们只知「中国人要站起来」,那是因为我们受压迫太深。民族主义就是爱国主义。但由于当时的局面太混乱了,西方思想蜂拥而至:有科学、有立宪、有自由民主、有国家主义、无政府主义,也有社会主义,哪条路好?共产主义最终入主中国。但这条路是否真的走对了?观之西方,其所走的路,也要再思考。因为几百年的民主、资本主义,到今天亦已百孔千疮。


要走新路,新路在何方?我们今天好像无路可行,不知如何选择。大家都说回归民主,那么今天的讲题:《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民主?》值得思考。大家认为民主是普世价值。由洛克(John Locke,英国哲学家,1632-1704)开始,民主已经走了300年。是否要总结一下?它做出了怎样的贡献?又有什么局限?乃至走到今天,又有什么问题?我提出这个问题,是想向大家请教。

 
普世是空间概念,还是时间概念?从空间言,现在全世界都承认民主,没有反对的,似乎「普世」了,但行起来不见得很成功。美国最先进,但社会不见得安全,财富集中在华尔街那里,财阀与政党之利益大于国家利益,自由主义分左右,重视个人权利与重视社会整体利益,两者之间有很多争拗。最严重的是社会开始沉沦。


青少年成长的问题政府都很头痛

美国在正义、公平的名义下,出现很多不义、不公的现象。贫富极度悬殊,以致出现百分之一与百分之99的对比,激使民众要占领华尔街。暴力事件极为普遍,在学校也不安全:欺凌、枪击、滥药、滥交的现象很普遍,犯罪者似乎有「权利」护身。这就是美国的下一代。有前途吗?大家可以想想。中国跟着他们走,会怎样?也许,青少年成长的问题是全人类的问题,政府都很头痛。社会的堕落其实就是文化的堕落。


这300年的民主,称为普世价值,为什么现在那么多问题?可能大家觉得自由了、有权利了,便要追求快乐。边沁(Jeremy Bentham,英国哲学家、法学家,1748-1832)的快乐主义(Hedonism)大行其道,他所强调的正是感觉上的快乐。但感觉上的快乐真的那么重要吗?人人追求自己的快乐会不会伤害別人的快乐?这是边沁不能回答的。边沁讲大多数人的幸福,但这种基於个人感觉上的快乐与大多数人的整体取向如何协调呢?他根本不能解决。


民主的特色是争吵吗?

十多年前一个台湾女作家访问香港,推荐台湾的民主。她认为香港的民主落后,所以鼓励我们要多点争吵。「争吵」代表权利,也代表宽容,让异议者有空间,政治上有反对党。她认为这样很好。她去新加坡,批评李光耀的高压管治,说:「给我再高的经济成长,再好的治安,再效率十足的政府,对不起,我也不愿意放弃我那一点个人自由与尊严。」她的文章标题是〈幸好我不是新加坡人〉。但最近她去新加坡,她的看法改变了。她转而批评台湾社会「不但没有同舟共济,反而吵成一团」,而大赞新加坡的管治成就。


由此可见,看问题不能只看一边,只看理念。民主可以宽容争吵,但「争吵」会助长对立。不同党派、利益集团互相攻击、丑化对手,为达到自己目的而不择手段,最后一定破坏互信,加强分裂,让社会走向解体。而且「争吵」的双方目的在求胜,只想否定对方,而不是客观地、理性地、如实地、平心静气地讨论问题。进行选举时只求掀动群众情绪,而不是让选民思考。这样的民主怎会有前途?事实证明:过多的争吵,社会不但伤痕累累,而且会走向撕裂,各走极端,最后一起沉沦。


本来,包容是情,同舟共济是理,争吵到最后,情理皆伤。所以,如果民主的特式是争吵,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必然会破裂。人心中会有仇恨,积存下来变成伤痕,有一天会爆发,那我们如何建立共识?人能否学会不要用暴力、不要坚持己见;学会接受人、包容人、体谅人,乃至成全別人?成全即是放下自己去帮別人,等于父母成全儿女,群众成全英雄,领袖成全社会,这样人才有更大的空间、胸襟、眼界。这才是真正的民主。为什么?因为人人都成长,知道自己的责任和承担。

 (待续)
 

《灼见名家》(www.master-insight.com)授权转载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