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东马视野 · 锺永有

地球升温“更新纪元”冰河期结束
冰川溶解造就东南亚人类群体生机勃勃

·2017年9月30日

随着发生介于180万年前至1万1700年前冰封地球巨大部分的最近一个冰河期“更新纪元”(The Pleistocene Epoch)结束,地球开始暖化,冰川开始溶解之后,呈现出包括东南亚区域当前大家所见到的全球地理环境情况。


人类在280万年前出现

按科学研究显示,地球年龄约46亿年,期间出现过5次大冰河时期,而人类则大约于280万年前出现在地球,而非洲大陆是人类的诞生地点,然后足迹往世界各地扩展。


让我们把焦点放在婆罗洲岛、马来半岛、印尼群岛这个范围。这区域虽处于地球赤道热带,可是,这个赤道区域曾是经历冰封大地的严寒之地,雨量大减,由于温度降低,因此降雨时也都变成雪花飘覆盖大地,低洼地区一片冰天雪地或呈寒冷状态,河流因无水断流干枯,现有的南中国海大凹地也因无雨及河流不再供水而逐渐干枯。总之,由于冰河期的到来一一截断之前的洋流和水流,现在的海洋、海峡、河川因无液态水而干瘪。


当今的婆罗洲岛是世界第三大岛,亚洲第一大岛,总面积达74万3330 平方公里,其最高点为当今的京那巴鲁山,海拔高度达4095 公尺(1万3435英尺)。


婆罗洲岛的热带雨林估计拥有1亿4000年历史,是地球上最古老的热带雨林之一。


南中国海在“更新纪元”产生

有些人好奇提问,婆罗洲岛原本就是一个巨岛吗?目前大家所见到的东南亚陆地和海洋的地貌也原本如此吗?把东马来西亚和西马来西亚隔开的南中国海又从何而来?还有,马六甲海峡又是在什么情况下出现?


让我们回到地球最近一次的“更新纪元”冰河期结束,冰川开始消融变成水,一切疑问自然有了答案。


首先,东南亚区域原本就是一个凹凸不平的地方,而且介于苏门答腊、沙巴、菲律宾南部的苏禄海地带,还是一个地底板块时而移动的断层地震带。


且说地球最后一次冰河期“更新纪元”结束之前,婆罗洲岛原本是亚洲大陆的一个部分。当时,婆罗洲与爪哇、苏门答腊及马来半岛连接成一块陆地。


当“更新纪元”冰河期结束,冰川开始消融之后,属于低洼地区的当今泰国湾、南中国海、马六甲海峡等凹地就陆续沉没入水底,而深水也同时把原本陆地相连一块的婆罗洲和邻近的苏拉威西分割开来,形成个别的婆罗洲岛、苏拉威西岛和其它大大小小的岛屿,形成一条生物地理学上区分物种的亚洲区和澳洲——新几内亚的华莱士线。


尼亚洞4万5千年前有人居住

根据考古学研究和遗骨发掘,发现位于婆罗洲岛的东马来西亚砂拉越州的尼亚石洞于4万5000前有原始人居住,这或许当时的原始人群体可能在地球最近一个冰河期“更新纪元”婆罗洲还有对外陆地连接时,从其它地区以步行方式迁徙到岩洞和附近地区避寒并定居下来,也说明当时的婆罗洲拥有大片不积雪的丛林和食物,并婆罗洲当时温度虽底、少雨,但并非全部土地都覆盖着冰雪的不毛之地。


纵观现有在婆罗洲岛、苏拉威西岛、爪哇岛、苏门答腊岛、马来半岛诸地定居的各族群体,并非所谓原始人的直系后代的“原始住民”,这显示目前在这些地方定居的上亿人口,也是从其它大陆包括中国大陆南方逐渐迁徙移居而来。他们为了找寻更加理想的生存环境或躲避天灾人祸等,而不断地迁徙而居。


从这个生物学和地理学角度来看,所谓现代政党政治狭义“种族主义”在当时是毫无意义的,当时的人类群体所考虑的重点是应如何在艰苦环境下,去设法寻找适于居住的环境生存和繁衍后代,犹如各种生物般的迁徙求存模式。


人类从外地移居东南亚

在当时的史前,当然还未有航海技术的蛮荒时期,一批接一批各族集群体迁徙到这个区域的各个地点的方式,最便捷和最安全的迁徙方式应该是步行。也就是说,这些地方在当时还是一个互相连接的陆地,而迁徙的时间点极大可能是在“更新纪元”冰河期或即将结束时期,这也是地球升温让亚洲和东南亚地区环境开始变得比之前温暖宜居,大地万物生命开始蓬勃发展和繁衍,也开启了人类纪元飞快进步的新时代。


东马和西马之间被宽阔约1000哩的南中国海间隔,目前两地人民之间的往来唯一可依赖的交通是航空,海路交通很不方便,陆路莫谈。


其实,回顾地球远古时代,东马和西马之间的往来,是可通过步行来实现的,这是没多少个东、西马人民知道的地理历史。毕竟,这涉及年代相当久远的公元前历史因素,若不特地提起的话,很多人也联想不到。


那东、西马究竟为何会隔着一个大大的南中国海呢?


根据专研考古学的砂拉越博物院副院长李茂安博士所透露,人类现在居住的地球在1万5000年之前开始升温,出现了气候暖化现象,以至于覆盖在地球表面上的冰河渐渐消融。


而纵观1万5000年之前的地理情况,当时的婆罗洲岛(即现在的砂拉越、沙巴、汶莱、印尼的加里曼丹)、爪哇岛、苏门答腊岛、马来半岛、印度支那半岛(即中南半岛),是连接在一起的一整块大陆地。


当时,现今砂拉越的巴当鲁巴河(Batang Lupar River,长193公里)和印尼西加里曼丹的卡巴斯河(Kapuas River,婆罗洲岛上最长河,长约1000公里)两条河流是连接在一起的,整条河流的河水流向是往印支半岛方向那里流动的,比起现在全马来西亚最长的河流拉让江(长度563公里,位于砂拉越中区,)不知长了多少倍。


且说,大约在1万年前,婆罗洲岛、爪哇岛、苏门答腊岛、马来半岛、印支半岛的全部低洼地区,逐渐遭升高的海水所淹没,以至于变成现今的地理分布情况,出现了许多遭海洋隔离的大小岛屿。


当时,冰河溶解以至于高涨的海水淹没了巽他大陆架,因此导致婆罗洲岛、爪哇岛、苏门答腊岛、马来半岛、印支半岛分离,原本属于一大块的陆地自此而改观。


东西马人类可通过陆路往来

假设地球不出现暖化现象而导致海水上升的话,东、西马人民,或者说整个东南亚、亚洲大陆人民,其实是可以通过陆路步行或开车互相往来的。


由于是海水上升淹没陆地的低漥部分,因此,婆罗洲岛、爪哇岛、苏门达腊岛、马来半岛、印支半岛的大海深度并不是很深。
根据研究显示,婆罗洲岛和爪哇岛之间当时遭海水淹没的一条“陆地走廊”,在海水退潮时是可步行而过的。即使是今天这两地之间的大海深度也是属于浅海区,足以说明地球暖化淹没陆地的科学根据。


其实,婆罗洲岛在25万年前是属于亚洲大陆板块的一部分,当时的婆罗洲岛是属于冰河期,气温低的气候寒冷,树木稀少,一片荒烟,宛若蒙古草原之地。


而根据研究显示,婆罗洲岛有人类活动是自大约4万5000前出现于现今砂拉越的尼亚石洞(这也是世界体积最大的石洞),那时候,尼亚石洞周围和婆罗洲岛其它地区出现了茂密森林覆盖地表。


当时源自冰河世纪的稀有野生动物也逐渐走向灭绝。根据研究显示,某些大型哺乳动物是于亚洲大板块时期从外地迁徙到婆罗洲岛生活,例如马来貘和老虎是来自于马来半岛,至于亚洲象和犀牛则来自于印尼爪哇和苏门答腊,或许因动物数量有限繁殖不多(或许雌雄动物在广阔的森林中难以碰面没机会交配),加上后期人类捕猎等因素,这些动物最终于上个世纪在婆罗洲岛森林中消失。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