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东马视野 · 锺永有

糖衣毒品入侵校园
祸国殃民,防患未然

·2017年4月29

马来西亚警方在打击毒品犯罪方面一直不遗余力,前阵子还揭发贩毒团伙以另类手段大搞市场行销策略,把毒品包装成各种五颜六色可口糖果模样,销售对象为中小学生。


毒贩瞄准未成年学生

毒贩这种穷则变,变则通,与执法当局大玩斗智游戏的犯罪招数,的确引起马来西亚社会一片哗然,挞伐声四起,广大家长更是感到十分紧张和极度担忧;与此同时,许多有识和正义之士也提出严正忠告和高度警戒,大家都很害怕这种“糖衣毒药”技巧地渗透学府,毒害广大莘莘学子。


毒贩开拓学府市场,把目标客户群瞄准未成年学生,在在显示干毒品这行偏门者,不仅见利忘义,而且冷血无情。贩毒者这群人,根本就不相信做出伤天害理之事死后恐将遭天谴报应而下地狱这回事,也不怕受到法律制裁。在他们心里就只有这金句:“有杀错,不放过!;我不做,别人也会做;哪里有钱哪里赚!”


毒品害人不浅,祸国殃民。早期中国清朝时期中国人被日本和西方列强耻笑为“东亚病夫”,即是毒品祸国殃民结果,以至于满清皇朝积弱导致社会动乱,外强入侵,最终中国几乎惨遭八国联军列强瓜分,满清江山自我灭亡崩毁的现实例子历历在目,稍懂历史者皆耳熟能详。


看回马来西亚国内近数年来,时不时发生跟毒品有关的社会悲剧,这包括孩子/亲人吸毒发狂杀害父母/家人、吸毒司机肇严重车祸(包括逆向车道行驶等),害人害己,让人对毒品闻之色变,叫人感叹在马来西亚贩毒者死刑,依然大有人制毒、贩毒和吸毒,成为毒虫。还有,也有许多马来西亚男女遭国内外贩毒集团设陷进利用,变成帮他人运毒的“毒驴子”,下场是遭逮捕,在国内外沦为阶下囚,有些人甚至变成死囚,等待行刑,虽说当事人悔不当初,却早已铸下人生大错而难以翻身。


贩毒集团联手“跨国经营”

现在的巨大挑战是国内外贩毒集团联手“跨国经营”,不断在世界各个角落寻找运毒的替死鬼。这包括贩毒集团派出毒贩,伪装成国际学生到马来西亚或世界各国的大专院校当“国际学生”,结交男女朋友,待双方建立了私人情谊和个人信任感之后,使出攻心计,藉口乘机利用对方,这包括制造“异国恋情”,然后情侣邀约出国旅游,或任职所谓国际企业市场开发人员,要求对方帮忙托运物品“做生意”,实为托运毒品到世界某个地方交给当地毒贩,被利用者蒙在鼓里还天真不自知(当然,有些人是知道实况却为了赚快钱而依然偏向虎山行)。


下场是当事人“运气不好”(很多人其实是上得山多终遇虎),企图在某国机场海关通关时遭当地执法人员拘捕,无辜成为被贩毒集团利用或利诱的牺牲者。诸如此类的人间悲剧故事,几乎天天在全球各个角落上演,反毒战天天在开打,迄今也无法把毒品犯罪铲除掉。


恐怖份子贩毒筹资

最棘手的是,当前世界恐怖主义横行,恐怖份子网络也利用贩毒手段牟取不义之财,筹集资金,以资助各有图谋的恐怖活动,这无形之中使反恐反毒行动变得复杂化。


再看东南亚另一现成例子之一,菲律宾总统杜特迪上台之后果然言出必行,采取法外无情的非常规反毒手段,奖赏刺客猎杀数以千计大小毒贩和嗜毒者。杜特迪总统血腥反毒虽遭国内外某些人士和机构严厉谴责,不过,却也有许多惨受毒品祸害的菲律宾家庭和群体,在鼎力支持杜特迪这种以暴易暴的法外反毒手段。


许多菲国民众已实际感受到经过约一年的大开杀戒之后,菲律宾国内生活环境略有改善,变得比较安全,反毒活动相对收敛一些。那些支持杜特迪总统采取法外暴力反毒手段的民众,认为菲国现有文明社会法律已失效,加上执政体系百年如一日贪污腐败,掌权者上梁不正下梁歪,成为贩毒或包庇贩毒一分子,于是,文明法律功能无法发挥阻吓作用,法律等于一张废纸,无法制裁越来越无法无天的毒品犯罪活动。


因此,杜总统才迫不得已采用“粗鲁方式”,回归丛林法则进行血腥式反毒,以达到使菲律宾社会拨乱反正之目的,然后才来用法律做社会行为的规范,让路给法律来维持社会秩序。


应严格取缔“香烟型毒品”

让我们回顾更早前,我国有关当局也曾揭露本地有销售香烟形糖果,引诱好奇心强的小童和学生,在吃糖时作出吸烟动作,这的确会让广大师长的高度担心,忐忑不安。香烟其实是一种软性毒品,吸烟有害健康,这是每一个成年人,甚至于上了小学的小朋友都会懂得的基本健康知识。


纵观政府当局想尽办法保护国民健康,而今市面惊传出现诸如香烟型糖果和糖果型毒品等“糖衣陷阱”,这将会妨碍政府减少或预防国民吸烟/吸毒的努力,甚至于让当局的努力付之流水。糖果是广大儿童喜爱的零食,而香烟/毒品则是有害健康的商品,两者可谓风马牛不相及,可是,这些疑自外国入口或国内制造或包装的香烟型糖果和毒品,将会误导孩子,以为香烟和毒品就像糖果一样,减少对吸或烟吸毒有害的戒心。


香烟型糖果和毒品具有潜移默化的作用,若让孩子接触到这些另类糖果的话,孩子对于香烟和毒品的印象认知,尤其是会把香烟当成是一种“相当好吃好玩”的物品,试问将来孩子染上吸烟或吸毒恶习的风险,不是无形之中大大增加吗?


因此,马来西亚政府各个部门和民间机构应携手密切合作,加强对这类深具误导性和诱惑性的另类糖果的管制是对的,而这努力也会获得广大师长、家长和具有道德良心的民众的鼎力支持,以免孩子年纪轻轻就变成另类烟民,或因此无辜染上毒瘾而不自知。


毒品和香烟是双生兄弟,全体马来西亚国民不可不防“糖衣毒药”渗透学府的风险或危机,毒品和香烟(导致疾病)祸国殃民放眼全世界皆准。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