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东马视野 · 锺永有

中央部长和砂州部长「旅游税」大争论

·2017年6月24

马来西亚旅游及文化部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宣布中央政府决定把原订于2017年8月开始全国性落实的「旅游税」(Tourism Tax),提早一个月于7月1日开始向各星级酒店征收,引发东马来西亚砂拉越州州旅游、艺术、文化、青年及体育部部长拿督阿都卡林与纳兹里之间的中央部长和州部长新闻媒体论战。


「旅游税」并非由酒店业者承担,而是由酒店业者代表中央政府当局向那些入住酒店的顾客,按每个住宿客房缴付一定税费进行征收,然后,酒店业者必须把所收集到的旅游税税金上交中央政府当局。


  把旅游税分配给半岛和砂、沙))

按纳兹里所言,马来西亚旅游及文化部将把所收得的一大笔旅游税税金平分成三分,即马来半岛(西马来西亚)、东马来西亚的砂拉越、东马来西亚的沙巴,作为全国与区域旅游宣传、举办各类可吸引游客的活动、旅游从业人员培训、提升旅游基础设施诸多项目。


纵观旅游业发达的国家,比如菲律宾、印尼、泰国、新加坡以及其它亚洲、欧美诸多国家,都有向旅客征收名目不同的「旅游税」(某些国家也划分为当地国人免收费,而只是向外国人征收),在为国库增加收入的同时,也利惠予国家旅游业经济的永续性经营和发展。


既然征收「旅游税」有利于马来西亚整体旅游业长期发展并提升旅客服务满意度水平,那为何主管砂拉越州级旅游业事务的阿都卡林部长,对于「旅游税」在砂拉越州落实会有异见呢?


无可否认,征收「旅游税」会增加酒店住宿费,何况,「旅游税」是根据单位客房的天数为计算标准。

 
  旅客住宿费增加))

阿都卡林部长举例,酒店一个客房一天租金为马币400令吉的话,若包含目前已全国性落实的6%消费税(GST)和计划收取的「旅游税」,客房单位顾客(消费者)得缴付马币480令吉/1天,如此将导致消费者的住宿费开支负担加重。


对一个货币币值高(兑换马币令吉)的外国消费者来说,从400令吉变成480令吉并不会感到负担,可是,对于马来西亚国民来说,赚马币以马币付款,自然而然感到开销加重了。


砂拉越州首长署助理部长(企业事务)阿都拉赛顿指出,中央政府部长纳兹里曾经于2016年9月答应东马政府,指砂拉越州和沙巴州可选择豁免落实「旅游税」。


这足以解释为何来自砂拉越州和沙巴州的国阵国会议员,会于2017年4月6日在马来西亚国会下议院,一致支持大马旅游与文化部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在国会下议院所提呈的「2017年旅游税法令法案」,这也就是说,砂拉越州国阵政府理解「旅游税」对国家整体旅游业经济长期发展的好处,可是,基于砂拉越和西马半岛相比,砂拉越地理位置偏远,每一个境外旅客必须花费更多航空交通费才能抵达砂拉越进行旅游、探亲或出勤公干活动,无形之中,导致境外消费者前来砂拉越的旅费增加。


纵观目前马来西亚一年平均约2700万人次旅客当中,单是西马半岛的马六甲州就可一年平均吸引到1700万人次访客,相对于砂拉越州一年的访客仅有约350万人次,而同为东马来西亚的沙巴州约300万人次。


论土地面积,一个砂拉越州的面积相等于一个西马半岛,一个沙巴州面积约等于半个砂拉越州有余,一个马六甲州面积还比不上砂拉越州的一个省。


而根据历年来入境砂拉越的访客人次纪录,排在榜首为毗邻砂拉越州的汶莱国(Brunei,即从汶莱国入境砂拉越州北部的美里省),占约40%;第二位为毗邻砂拉越州的印尼西加里曼丹访客(从印尼西加里曼丹省入境砂拉越州中部和南部地区),占约20%,其余40%访客,为西马半岛的马来西亚国民和外国旅客。


  砂州远地外国游客只有10万人次))

纵观在访问砂拉越的300万人次访客当中,约100万人次为实际国内外游客(非砂拉越人),在这当中,实际远地外国游客仅有约10万人次,主要是来自欧美地区和澳洲、纽西兰等西方国家。目前,随着中国“一带一路”经济效应,近年前来砂拉越和沙巴的中国旅客已显著增加。


2016年,前来马来西亚的访客达2670万人次,为马来西亚带来总额821亿令吉经济收入,对比2015年的691亿令吉旅游业收入,增加18.8%,未来马来西亚放眼访客人数超越3000万人次。


那么,对于地理位置不如人的砂拉越州,又能增加多少数量境外访客人次呢?何况,每一个砂拉越人民都一直感叹说,砂拉越人民无论是境内游玩抑或出境到西马半岛的国内旅行,单是飞机票开销就是一大笔数目,还不包括住宿费开销的全部旅费,将心比心,外国人或境外人士又有多少人愿意额外缴付更多旅费前来砂拉越观光呢?


到砂州游客被“三重征税”

2017年6月11日,砂拉越州旅游、艺术、文化、青年及体育部助理部长拿督李景胜指出,目前,由砂拉越州地方政府法令所执行的酒店执照条例下,砂拉越州境内的酒店的每一个客房已经被砂拉越州政府征收马币20令吉,因此,若中央政府在砂拉越州落实「旅游税」的话,那等于是双重课税(注:其实是“消费税+砂拉越州地方政府税+联邦政府旅游税”三重征税),他认为砂拉越州应豁免「旅游税」是有其道理的。


从以上重点来看,砂拉越州国阵政府要求国阵中央政府豁免在砂拉越州境内落实「旅游税」,应该从中央政府部长曾答应东马两州州政府的承诺(2016年9月)、双重课税甚至于三重课税、东马来西亚和西马来西亚旅游经济发展差距作为考量,至于东马和西马之间的当权政治博弈(全国中央集权对垒东马两州地方政权),则是另外一回事了,不应混为一谈。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