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东马视野 · 锺永有

漫谈砂拉越潮州文化的保护与发展

·2017年10月21

潮州人来自汕头以及其附近地区,就是在中国大陆广东省东南县份包括揭阳、澄海、潮安、潮阳、普宁、饶平、顺丰、南澳、惠来等。


根据历史讯息所了解,潮州人祖先于十九世纪初期已登陆东马来西亚的砂拉越,不过,真正大规模移民是在来自大英帝国的白人詹姆士布洛克在砂拉越建立了第一个白人政权—詹姆士布洛克家族王朝之后开始。


十九世纪初叶的砂拉越仍是蛮荒之地,这里需要大量劳工协助詹姆士布洛克王朝从事各种农业开垦活动。


因此,这位曾经大力协助时任汶莱老苏丹成功平乱,而获得汶莱老苏丹封地(实则割让土地)并获赐封为砂拉越君主的白人殖民地统治者詹姆士布洛克(Rajah James Brooke),就鼓励大量华人从中国大陆前来砂拉越开天辟地,写下潮州人与其他籍贯华人即广东省和福建省两省先辈们“下南洋”可歌可泣的历史故事。


回顾时值满清朝时期,中国大陆积弱,西方列强巧取豪夺,加上地方上盗贼横行,内忧外困,民不聊生,位于中国大陆沿海区域的广东省和福建省的潮州人和其他籍贯华人,迫于无奈不得不投奔怒海“下南洋”,乘坐帆船或轮船到砂拉越、西马半岛和新加坡等地谋生,大家都成了南洋新客移民。


中国大陆祖辈“下南洋”一共有三波

第一波移民潮时在十九世纪,当时主要的移民群体是客家人,第一个落脚点是印尼的西加里曼丹省,主要从事采矿活动;


第二波移民潮的移民群体是潮州人、福建人、广府人,主要落脚点是古晋,乘船到砂拉越南区的沿海口岸—山都望(Santubong)附近登陆,然后沿河而上,抵达处于砂拉越河内河沿岸的古晋海唇街(Jalan Main Bazaar)定居。


当时,部分潮州人在古晋定居下来,其他部分则以古晋作为出发点驿站,前往古晋省(砂拉越第一省区)其它地方例如巴哥、伦乐、成邦江(巴当鲁巴)、木中(斯里末)、新巫瑶、宁木、实巴荷、格玛纳、达岛、民都鲁诸多沿河流域。


潮州人长袖善舞、刻苦耐劳,擅长经商和种植活动,因此,潮州人群体在砂拉越落地生根之后,大量从事与土产相关的贸易和收购营商活动,这包括经营杂货店,与此同时,潮州人也把在砂拉越收购到的土产出口到新加坡,当时新加坡是一个重要的贸易港口,许多国外商船往来。还有一部分潮州人也从事胡椒和甘蜜农业生产活动。


从历史足迹角度看,潮州人移民历史甚至比起第一个白人政权—詹姆士布洛克家族王朝在砂拉越扎根更加早,也就是说,在砂拉越还未有白人殖民者时,潮州人早已经在砂拉越落地生根了。


把潮州民俗带到砂拉越

潮州人群体从中国大陆“下南洋”到砂拉越和新加坡、西马半岛,自然而然也把家乡原住地的民间风俗和神袛宗教信仰也一起带过来砂拉越,而位于古晋亚答街的玄天上帝庙(老爷宫)便是当年潮州祖辈们出钱出力筹建和亲力亲为管理的神庙,而这神庙其实也就是古晋潮州公会(向政府当局注册为社团组织)在古晋最早的互助性质机构,潮属同乡之间互相扶持,从一个单纯的民间信仰单位,进而扩大到造福同乡福利、教育乃至于文化传承等方方面面。


纵观位于古晋潮州公会后部山坡上的“古晋中学”,以英文为主(英文马来文并重),以中文为辅的务实教育办学路线,同时足见潮州同乡在商业领域业有所成,大家兢兢业业拥有一定的经济能力之后,达则兼善天下的高瞻远瞩实证。


马来西亚潮州人群体发挥团结就是力量的良好精神,大家群策群力地募集资金,兴建或购置会所以及其它资产,作为潮州公会的公共资产,通过这途径来达到永续经营之目的,实在是难能可贵之举。


我们可以这样来理解,当一个社团组织具备相对富足的财力之后,这对推动、传承乃至于发扬一个族群籍贯文化的保护与发展是事半功倍和至关重要的,在此前提下,潮州文化的保护与发展事宜何尝不是如此。经济实力有助于文化的维护与发展是不争事实。


潮州文化多姿多彩

何谓文化?文化其实是我们寻常生活经验的总和,纵观潮州人的文化可谓十分丰富多元,这包括:潮州话、潮州乐曲、潮州大戏、潮州菜系、潮州功夫茶、潮州工艺/雕刻、潮州民俗、潮州舞蹈、潮音字典、潮州书画、潮州剪纸等,林林总总。


我们必须看清并自我认知一个事实,人类始终为一个以经济和物资利益为依归的生物群体,优先选择对自己有利益之事其实是无可厚非,放诸四海皆准,当中以西方文化和经济的强势,使东方社会的文化陷入挑战,东方群体年轻一代尊英语英文和喜爱西方生活方式及娱乐次文化等,这无不与个人或群体的利益至上息息相关,也足见文化软实力的无远弗届。


因此,社团组织好比古晋潮州公会乃至马来西亚各地的潮州公会,应该善用先贤们所留下来的公会资产。各个大小潮州公会之间通过资源和力量的串联整合、互助互补,善用公会资产所产出的经济能量,作为戮力举办各种具有富含潮州文化元素的活动,一步一脚印地重新吸引广大同乡会员或公众的积极参与其盛,而只要能吸引哪怕是多一个人参与,那就有潮州文化保护和发展的实质效应了。


这个世界是个以金钱利益挂帅的资本主义社会,有钱好办事是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文化的保护、发展和传承,其实都需要大量资金来进行运作和管理,这和政府体系的运行机制其实没什么分别,两者之间只不过是性质有别而已。


正所谓金钱虽不是万能,可是没钱万万不能的硬道理,潮州公会所拥有的各类资产,不仅可确保公会的独立生存、发展和落实各项革新大计,这些大计就涵盖了文化项目。为此,潮州公会只要能任人唯贤,选出拥有魄力活力领袖,结合老中青三代力量,加上潮州商界同乡们乐善好施的经济支持,要把潮州文化绽放万丈光芒其实是可谋事在人,指日可待的。


纵观无论是政府、企业政党乃至于一个民间组织如潮州公会的永续经营,其实开启专业化、透明化管理系统不可或缺,这在当前充满挑战无疆界环境里显得至关重要。


通过潮州公会发扬潮州文化

那些拥有公共资产的潮州公会领导人,更加需要以高瞻远瞩的开阔眼光、革新思维,尽早对公会资产尽力而为做好管理准备工作,设法让资产加倍增值,思考应如何来对潮州文化的保护和发展做更多实事,比如在各个潮州会馆开设“潮州文化博物馆”,欢迎同乡和民众参观,细细品味,同时也安排好讯息导览,让登门者一目了然,当对有潮州文化有了初步认识,自然而然可激发一部人继续对潮州文化项目做进一步认识,抑或激起积极参与潮州文化活动的兴趣。


放眼于未来环球竞争环境愈来愈大,也为了适应内外环境的激烈变化,公会资产专业管理的出台是需要的。毕竟,潮州公会有了本身的青山,哪怕没柴烧,资源充足,调动人力办事或举办活动,肯定起着事半功倍效果。


潮州文化的保护与发展的确需要有大志的公会领导人、活跃的会员,为将来的潮州文化的持续迈向壮大,实现潮州公会创会目标或目标转型做好万全准备,作为潮州公会衮衮诸公领袖,应有之先见之明。


潮州文化的保护与发展应该与潮州公会的善用公共资产/公共资源,把资源效果最大化,加上英明活力领导人等方方面面特质的彼此对接,这样一来,将能有效地激发潮州文化无限潜能的巨大焕发,赋予潮州文化新时代新魅力,这对潮籍群体、促进社会文化的多元交流,乃至于对马来西亚这个多元种族社会,对世界诸文化内涵和文化精神的增值,肯定对全球人类思维开拓有其预想不到的文化内涵助益。


纵观当前“一带一路”战略让中国从积弱走向伟大复兴,崛起成为继美国之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潮人”文化应乘此难能可贵历史性机遇,让潮州文化同样地伟大复兴,发扬光大,赋予潮州文化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新历史意义和内涵,世界也会因有了多姿多彩的潮州文化滋润而变得更加美丽。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