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东马视野 · 锺永有

沙巴砂拉越齐动用移民法令
禁止前连环强暴犯入境

·2017年2月18

马来西亚国家宪法赋予沙巴州和砂拉越州政府当局实际特权权力,砂、沙两州州政府可按本身的情况需要来行使各自的移民法令(Immigration Act),阻止某些不受欢迎人物入境。


不得禁止本州公民回乡

沙巴州和砂拉越州的移民法令所能禁足的对象,是针对非本州公民,如果不受欢迎人物是属于当地公民的话,沙巴州政府和砂拉越州政府当局则无权阻止其公民回返家乡。


根据观察和了解,属于东马来西亚的沙巴州和砂拉越州事实上并不会随意动用阻止他人入境的移民法令,而动用该法令的主要目的,在于确保沙巴州和砂拉越州当前社会秩序、人民生活环境的安全稳定、族群关系的和谐安宁获得适当维护,广而言之即是保障沙砂长治久安,全体人民可安居乐业。


按过去的记录,某些政治人物、非政府组织成员、犯罪份子、偏激份子或危险人物,曾经遭禁足入境沙巴州和砂拉越州。


某些被列入禁足名单者,是属于长期不获准入境者;有些人则是暂时遭禁止入境,过了一段时候禁令解除时,当事人就被准许入境了;又或者,当事人可因特别情况/特别需要向沙巴州和砂拉越州移民局申请特别准令,至于申请是否批准,决定权还是掌握在沙巴和砂拉越两州政府当局手中。


移民法令属州自主权

某些遭禁足者曾经通过司法途径,尝试去挑战沙巴或砂拉越的移民法令违宪,或违反自由、民主、人权,可是,最终却失败,其关键在于移民法令属于沙巴州和砂拉越州的移民自主权特权,不容通过司法手段作出挑战和质疑。


回顾建国历史,1963年9月16日,西马半岛(马来亚)、沙巴、砂拉越、新加坡(后来在1965年退出马来西亚联邦独立)四邦共组马来西亚联邦时,在参与建国之前,沙巴以20点条件及砂拉越以18点条件,作为参加共组马来西亚联邦的先决条件,条件的当中项目内容就包括沙、砂保有移民自主权。


因此,移民自主权是一项属于沙巴和砂拉越自我保护之特权,无论哪个政党或政党联盟执政沙、砂,都将掌握移民法令所赋予的功能,虽然沙巴州和砂拉越州两州政府,在动用其移民自主权行使移民法令禁足某些人物入境遭强烈批评和备受质疑,不过,东马移民自主权特权的正当性存在与当年立国历史攸关,至于当权者要如何行使这项特权,则由当权者自做衡量和决定。


阻止在野党领袖入境

沙、砂两州在国会选举或州选举竞选关键时刻抑或一般时候,曾阻止了某些在野党领袖或非政府组织领袖诸多“名嘴”、“政治明星”入境,执政当局此举被政治对手揶揄为“怕输”、“偏袒”、“不合理”,刻意“滥用”移民法令限制在野党的政治外援入境助选。


无论如何,投票成绩显示沙巴州和砂拉越州的州国阵政府并未因曾经动用了移民法令而触怒众其选民,在国会或州议会普选时依然大胜,继续成为沙巴州和砂拉越州的执政党联盟政府,这也彰显东马人民相对接受当局动用移民法令禁足不受欢迎者入境的决定,至于不认同此举者的异见或抗议,则是另当别论了,对于执政当局来说,它拥有民意基础当执政后盾。


双双禁连环强暴犯入境

沙巴州移民局于2月7日,砂拉越州移民局于2月8日,先后动用其移民自主权特权手段—即行使个别的州移民法令,禁止在加拿大犯下疑性侵害和暴力伤害多达1000个女性,在加拿大坐监24年后刑满出狱,遭加拿大政府强制遣送回国(2月7日)的马来西亚籍槟城州国民,前连环强暴犯西华古玛(Selva Kumar)入境沙巴州和砂拉越州。


沙巴和砂拉越两州政府是基于“公众安全”禁足这位现年56岁的前囚犯入境沙、砂,以避免东马人民面对不可预测的安全风险。
虽然有人认为应该给予前囚犯一个忏悔和改过自新机会,不过,从东马人民和领袖角度来看,西华古玛非普通囚犯,而是被加拿大当局定义为“威胁公众安全”和“最可怕精神病患者”,而且受害者估计多达1000人。


既然当事人已经被加拿大当局定义为“威胁公众安全”和“最可怕精神病患者”,那当事人回返马来西亚国内之后,如何叫人对他重拾信心而不再伤害他人呢?


身为马来西亚国民,而且在外国犯案并在外国服刑完毕,已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回来马来西亚国内之后就成为一个可行动自由的普通人。不过,沙巴州和砂拉越州个别拥有移民自主权特权,自然而然可行使移民法令阻止被认为不受欢迎的危险人物入境,保护东马人民安全第一。


赢得东马人民认可掌声

沙巴和砂拉越两州政府行使移民法令禁足危险人物入境,获得广大东马人民认可掌声,并认为“公众安全”是不可妥协的。
反观,西马半岛各州已无所谓犹如东马沙、砂的移民自主权特权,各州州政府辖区边境没限制人员和货物自由流动的移民关卡。


因此,西马半岛11州之间无法限制当事人自由活动,警方当局虽向民众信心喊话,指当局将持续监督其日常活动一段时间,并要求民众即时通报当局一旦当事人出现做出触犯法律或不良举动的不当行为。


从另一个观点来看,马来西亚政府当局是否也应该在医疗服务方面,给予这位被加拿大政府定义为“威胁公众安全”和“最可怕精神病患者”的前囚犯适当治疗和辅导帮助呢?


还有,马来西亚如何在防患于未然,保障社会安全第一,以及适当对待前囚犯权益达致一个两全其美平衡点,有许多亟需改进和思考的地方。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