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东马视野 · 锺永有

  埔奕州选区补选))

砂州华人政治未来风向标?

·2017年6月17

因砂行动党原任埔奕区州立法议员陈长峰医生拥有双重国籍,被砂拉越州州立法议会撤销其州立法议员资格,以至于埔奕区必须举行「补选」引起砂拉越乃至于举国关注。


究其原因有下列5个重点:

(一)埔奕区是一个典型华人选区

砂州有82个州选区,在这当中,典型华人州选区有16个,埔奕是其中之一个。2011年第10届砂州州选举,砂州国阵的成员党之一的砂人联党,遭遇创党以来最大的惨败局面,竞选19个州议席仅赢得6个,几乎被其传统政治对手—砂行动党横扫出局,面临生死存亡考验。


究其主因,是因为砂州的16个华人州选区的华人选民,听信了“改朝换代,告别腐败”几乎一面倒地支持砂行动党,使到行动党竞选15个州议席赢得12个。


2013年的全国大选,砂州华人选民乃至于全国华人选民(全国约86%华人选民)都把马来西亚华人的政治前途押注票投给行动党所强打的民联三党,造就行动党在全国取得空前大胜利。该党赢得38个国会议席,砂州占了5个(砂州31个国会选区,华人选区仅占6个)。砂行动党的盟友砂公正党赢得其中之一个。对比砂人联党全输掉其6个华人国会选区,仅仅赢得唯一土著比达友族国会选区,苟延残喘。


  几乎自我截断在朝的参政通路))

由于砂人联党一连于2011年砂拉越州州选举(仅赢得6个州议席)和2013年全国国会选举(仅赢得1个国会议席)在砂拉越连连惨败,砂州华人社会与同为东马沙巴州和西马半岛的华社一样,几乎自我截断在朝的参政通路,引发了许多马来西亚华人政治前途忧虑,还有各种不利于华人社会的种族及宗教议题压力。


祸不单行的是,砂人联党党内讧,导致以黄顺舸为首的4位州立法议员于2014年离开了旧东家砂人联党,尔后参组联民党,砂人联党仅剩下2位州立法议员和1位国会议员支撑,可谓党小言轻,沦为“蚊子党”。


由于部分砂州华人选民觉醒并认清了“行动党=华人”及华人自我流放在当权政治主流外的危机和窘境,加上砂州“全民首长”丹斯里阿德南沙登(2017年1月病逝)推动多项亲民政策获得砂拉越州华人社会认同,因此,2016年的第11届砂拉越州州选举,让砂人联党“起死回生”,竞选13个州议席赢得7个。


与此同时,由黄顺舸所领导的联民党则以国阵-直属候选人身份赢得5个州议席,至于砂行动党则倒输5个华人州议席给砂人联党(4个)和联民党(1个),终结2011年赢得12个华人州议席的最高纪录“神话”。埔奕州选区补选,当地华人选票流向将如何?


  阿邦佐哈里领军的第二场补选))

(二)埔奕州选区补选,是第6任砂州首席部长拿督阿玛阿邦佐哈里所领军的第二场补选,第一场在已故首长阿德南沙登留下的丹绒拿督州选区举行的补选(土著选民选区),阿邦佐哈利团队取得大胜利,那第二场在华人选区举行的补选,阿邦佐哈利团队又有何表现呢?


(三)因为埔奕是行动党的堡垒区,许多人因此把该区补选视为测试华人选民选票流向的风向标,为即将来临的第14届全国国会选举把脉。


2016年的州选举,行动党以1759张多数票胜出,如果砂国阵有能力重演犹如西马半岛的“安顺效应”的话,让砂国阵成功实现“不可能的任务”而夺回埔奕,那就意味着砂州华人选民票持续回流国阵,也可能预示全国也有可能至少20%华人选民票回流全国国阵。


(四)砂州华人社会是否如砂行动党所想要的“华人票=行动党”呢?砂州华人选民票是否有可能朝野各得一半而二分天下,打破目前尚由行动党主导的局势,这场补选是否为一个衡量标准?


(五)砂州在朝政治的华人政治,是否因这场补选后而有所定型呢?砂人联党和联民党是平起平坐,还是二合为一呢?

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于2017年5月19日宣布,东马来西亚的砂拉越州埔奕州选区的补选提名日和投票日,分别为6月20日和7月4日,竞选期为14天。


在2016年5月7日举行的砂州选举,陈长峰以8899票,击败三个分别为独立、国阵以及伊党的候选人。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