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东马视野 · 锺永有

消费税与通货膨胀
没有必然关系

·2017年12月16

马来西亚于2015年4月1日落实消费税(GST),自此,消费税也成为朝野政党之间激烈政治博弈的议题,当权政府自然而然坚决维护其国家税务改革行动和方案,陈述消费税是一个全球通用的前瞻性税务机制,是一个对各方皆公平的税制,也符合社会正义原则,对国家发展和人民利益都有其长远之计的好处。


至于处在政治斗争中与政府对立方的在野党,尤其是全国在野党联盟~「希望联盟」(PH),一直以来都在消费税议题上对当权的国阵中央政府进行口诛笔伐,大力抨击国阵中央政府落实6%的消费税税制,指其导致全国出现明显的社会通货膨胀,物价上涨,以至于人民生活开支负担加重。


「希望联盟」一直都在抨击消费税的种种不是,尤其指控消费税导致显著的社会通货膨胀问题,人民因消费税而受大苦,还夸下海口说一旦由「希望联盟」于即将来临的第14届全国大选赢得中央政府的执政权,将会撤除消费税。


无论如何,「希望联盟」迄今为止并没提出一个比较起消费税在结构上更加公平完善,以及足以全面替代消费税长处的全新税务机制,以便对国家迈向转型升级以及未来永续发展,与国际接轨处于有利位置。


从国家税务机制来看,消费税税制可对国家进行公共资源重组,重新分配社会经济财富,以便让广大缺乏经济竞争优势的中下层群体,在贫者愈贫,富者越富的制度性缺陷所衍生的贫富悬殊窘境下,通过政府合法介入而获得更公平、更合理的竞争机会,协助广大中下层群体突破相对弱势命运,保障国民的生存基础及生活质量,对社会稳定运行、社会各界和谐相处皆有效益。


令吉贬值带来通货膨胀

马来西亚实施消费税税制以及6%税率,并非导致社会通货膨胀的主要因素,更非唯一因素,理由是马来西亚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确实有增长,不过,我国的货币“令吉”(RM)兑换世界主要外币汇率处于相对弱势,而马来西亚却又是一个出口型兼入口型小型经济体,汇率弱势的确有利于出口赚外汇,却不利于入口,马来西亚的许多日常食用品、半制成品、经加工处理的石油和石油制成品、工业及建筑材料、农牧渔必须原料(如肥料及动物饲料的玉米)、药品、科技及电子产品等,林林总总,却必须从国进口,本国无法自行生产或生产不足。


马来西亚的总人口已经从30年前的2300万增加到目前3200万,人口持续增长对各种物品和各类服务,以及对产品和服务质量有更多更高要求,可是,纵观本国的自主研发和生产却无法满足本国人民的旺盛需求。


在此基础之上,若马来西亚国内按原来数十年传统模式继续运作的话,不仅无法应对国际市场竞争,连本地许多大中小型企业的发展也面临局限,乃至于生存也面对艰巨挑战,而国产汽车品牌「宝腾Proton」保守政策导致国家汽车工业自困30年原地踏步,即是一个典型案例。


社会通货膨胀的导因非常多,比如天灾人祸、环境与地理位置不佳、以权谋私的制度性腐败、市场垄断、国家监管及执法不力、国家综合竞争优势缺乏、必须资源不足、国库储备不足、货币贬值、征税率、人为因素影响如土地或房地产炒卖、政府刻意印制钞票、黑市经济横行;研发、生产及建设能力缺乏、缺乏社会责任感和人文关怀精神、金融贷款利率偏高、租金昂贵等等。


因此,即使一个国家/地区没落实消费税税制,其社会也同样会出现社会通货膨胀高/低问题,凡此种种,都需要政府当局坚决去贯彻其政治意志力以达到拨乱反正、落实新政新策,领袖应有敢于自我超越、敢于担当重任的有勇有谋气魄、发挥创新革新精神,而这些都需要一个政治稳定和强大动力的政府,才能驱动举国转型升级,尽量把转型期间所面临的阵痛感减少,最终达成带领国民昂首阔步迈向国家跨越式倍增成长之路。


消费税对国家未来发展有利

具专业知识和远见卓识的税务专家学者皆认同国际普遍采行的消费税税制对马来西亚未来发展及经济结构重整有利,马来西亚中央政府财政部及其属下的皇家关税局以及其它相关部门/机构,应该适时检讨和改善落实消费税税制过程所出现的弱点。

 
毕竟,马来西亚自2015年4月1日起落实消费税课税系统,迄今约3年为时尚短,出现错误或不足之处当可预见,不过,及时检讨和改进也刻不容缓,让国家和国民都可从中受益匪浅,尽快让国家实践经济转型大战略目标,与全球市场经济发展接轨,国与国之间互惠互利互通。


现在笔者引用德国汉堡国际知名网络数据库Statista所做的全球范围数据分析和市场经济研究,就足以印证「消费税GST」(也称「增值税VAT」)并非一个国家或地区通货膨胀率高或低的主要因素,抑或唯一因素。


马来西亚联邦政府落实消费税国策,其实已成为一个高度政治化的政党政治议题,尤其是在野党拿消费税当成一种政治操作/炒作,以达到打击当权政府公信力及丑化政府形象,可是,却不从专业税务角度提出新的可替代税制,这是大家应该保持理性思辨之处,千万别掉入政治博弈的雾里看花迷宫中而不自知。


对于消费税税制的落实,理性和专业才是焦点。马来西亚自1963年立国以来进入第54周年关键转型期,转型行动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过去50年及未来50年不可同日而语,这需要高瞻远瞩精神以及知难而进的坚毅自信心,积极超越没实际生产力的政党政治博弈牵绊。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