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东马视野 · 锺永有

无人全懂「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 」齐全史实

·2017年8月12

攸关东马来西亚两州(原为“两邦”)砂拉越州和沙巴州所应享有的权益和权力保障的「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完整内容到底为何,实际上全马来西亚没几个人真正掌握齐全资料并实际了解全部内容。


自1963年9月16日马来西亚联邦成立至今54年以来,砂拉越州(邦)一直由国阵当权执政,马来西亚全国中央政府(联邦政府)也同样一直由国阵当权执政,「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完整版内容和相关文件应该是什么,实际上没一个国阵当权领袖向人民公开展示和说明,即使有历史展览,资料和讯息也是局部的,有如见树不见林,无法一窥全豹,至于在野党领袖和民间组织所公布的一些史料,也是属于局部的,更多时候大家在谈论着一些东西,可是事实依据到底如何,大家并无法获得一个法理依据的真正和完整的答案。


1963年9月16日之前代表英国、马来亚、新加坡、沙巴、砂拉越的五方代表人,出席在英国首都伦敦签署「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这些五方代表人在协议签署之后,个别带回和保留一本「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以资证明,那么这本「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就是一切事物的全部吗?其实无人答得来,何况,五方代表人也已作古了,找谁要答案去?

砂拉越州政府肯定无法掌握全部的法理依据资料,因为砂拉越州首席部长拿督阿玛阿邦佐哈里于2017年6月底这样公开说:

「这项协议不是全部的协议,我们要知道事实。因为当我们要争取权利,我们必须做功课,如果我们随便争取,这将是难事。」
「砂拉越州政府需进行研究,以及了解需要捍卫什么条文。」

「我们要延续砂拉越州前首长丹斯里阿德南(已故)的遗愿,获得我们在马来西亚协议下的权力。因此我们派出砂首长署助理部长(法律、州及联邦关系与计划监督)莎丽花哈茜达和律师团前往伦敦寻找资料。」


砂、沙领海权益受到侵犯?

同样地,莎丽花哈茜达于2017年6月也这样在媒体上说,砂拉越州政府正研究在「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下,(联邦政府)已侵犯砂拉越权益的「2012年领海法令」。


「此法案已在国会中通过成为法令。我正研究各种法律,包括被认定侵犯砂拉越州权利的「2012年领海法令」,这些研究结果将提交给马来西亚联邦政府。」


回顾2012年6月22日,「2012年领海法令」生效后,砂拉越州和沙巴州的领海管辖范围被限制在距离海岸线3海里(5.5公里)范围内。这等于砂拉越州无论在渔业、海洋、矿产资源以及海洋地区的旅游资产诸多权利,被限制在距海岸线的3海里范围内。


2015年12月8日,砂拉越州副首长丹斯里詹姆士玛欣在砂拉越州立法议会会议提呈动议,要求对此事进行审查,其动议获得全体朝野州立法议员支持通过。


因此,我们可以这么说,即使对马来西亚宪法和法律法规熟悉的司法界精英,对于「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和相关文件和资料这一块,依然是“一知半解”,何况,这牵涉复杂的历史事件和古老文献,如何正确解读?


因是之故,无论西马来西亚半岛抑或东马来西亚的沙巴州或砂拉越州,出现很多“各有各说”的争论不休,至于讨论「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议题的专著,除了作者本身的举证和解读,最终也得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于是不可避免出现本位主义的政治斗争手段式的热议。


因此,加上「东马自主权」有其政党政治的权谋价值,「东马自主权」不仅仅涉及协议文件方面的法理依据,更掺和以政治利益挂帅作为筹码的“政治正确”了。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