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东马视野 · 锺永有

马来西亚一国双庆
8月31日—国庆日 9月16日—马来西亚日

·2017年9月9日

2017年8月31日,是马来西亚独立60周年“国庆日”;2017年9月16日,是马来西亚联邦成立54周年“马来西亚日”。两个日子皆普天同庆。


东马来西亚的砂拉越州和沙巴州好些人士对马来西亚独立日期和计算法持有异议,他们坚持认为马来西亚立国应为实际的54周年(注:1963年9月16日之前原本就不存在马来西亚,因此没所谓“马来西亚独立”),理由是:西马来西亚(西马半岛)、砂拉越、沙巴(旧称“北婆罗洲”)、新加坡(1965年8月9日,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这四个邦于1963年9月16日以平等伙伴关系共组「马来西亚联邦」。


东马来西亚(东马)异议人士认为:

(一)马来亚(西马半岛)于1957年8月31日脱离英国统治,正式独立并立国为“马来亚联合邦”。故此,东马的砂拉越州和沙巴州异议者坚持认为,截至2017年8月31日所谓是马来西亚独立60周年国庆日,是根据马来亚于1957年8月31日脱离英国统治立国日计算起,若此算法沿用于马来西亚联邦就属于“误导民众”、“混淆视听”、“不符合史实”。

(二)砂拉越于1963年7月22日脱离英国统治(英国政府归还管辖权给砂拉越领袖),砂拉越成为“自治邦国”(英国政府转为直接看守者,间接控制着砂拉越自治政府),非主权国家。英国政府同意让砂拉越获得“自治地位”(self-governing status),附带条件是砂拉越必须于1963年9月16日与马来亚、新加坡(自1959年成为“自治邦”,非主权国家)、北婆罗洲共组“马来西亚联邦”(Federation of Malaysia)。

(三)北婆罗洲于1963年8月31日脱离英国统治(英国政府归还管辖权给沙巴领袖),易名为“沙巴”,沙巴成为“自治邦”(英国政府转为直接看守者,间接控制着沙巴自治政府),非主权国家。英国政府同意让北婆罗洲获得“自治地位”(self-governing status),附带条件是北婆罗洲必须于1963年9月16日与马来亚、新加坡、砂拉越共组“马来西亚联邦”。纵观马来西亚联邦于1963年9月16日才正式成立,因此,尤其目前在砂拉越州,当地好些维护砂拉越权益人士坚持砂拉越自1963年7月22日至9月15日之间的56天,是属于“独立国家”,在这56天当中,砂拉越国拥有内阁政府,当今砂拉越州元首敦泰益玛目为当时内阁政府成员之一。


一些砂拉越政治人物和民间领袖也强调说,8月31日是马来亚的独立日,这日子与砂拉越毫无关系,砂拉越的“独立日”是7月22日。砂拉越州第5任首席部长拿督巴丁宜阿得南沙登(已故)于2016年4月23日宣布,从2016年开始的每年7月22日是“砂拉越日”(即“砂拉越独立日”),是砂拉越州州级公共假期。


其实,按照计划,马来西亚联邦原定于1963年8月31日成立,如果这个日期没出现变卦的话,马来西亚联邦的独立与立国日将会同样落在8月31日,而不会如目前般引发针对日期和计算法的异议:8月31日是马来西亚联邦独立的“马来西亚独立日”;9月16日为马来西亚联邦成立的“马来西亚日”。


原定日期临时出现变卦的实际原因何在?

 现让我们来回顾一下1963年当时的事发情况,即可厘清大家心中对历史不解所感到的一些疑惑。

 
(一)时任马来亚联合邦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布特拉(Tunku Abdul Rahman Putra)于1961年5月27日,在新加坡外国记者协会聚会致词时第一次提出成立马来西亚构思建议。他建议由马来亚、新加坡、北婆罗洲、砂拉越、汶莱放眼于政治和经济合作联合组成“马来西亚”。这5个地区都曾是英国的殖民地。


(二)1963年7月10日,来自英国、马来亚、新加坡、砂拉越、北婆罗洲的五方领袖,在英国首都伦敦聚首,签署《马来西亚协议》(Malaysia Agreement)。《马来西亚协议》内容包括砂拉越和北婆罗洲所提要求的“二十点”(Twenty Points)条件权益保障。与会五方代表人同意马来西亚联邦确定于1963年8月31日诞生,而这个日期与马来亚的独立日(1957年8月31日)吻合,技巧地满足了各方对于马来西亚独立日(国庆日)和马来西亚联邦成立日(马来西亚日)二合一双庆的完美预期和设想。


(三)可是,当时任马来亚联合邦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提出马来西亚联邦建议并得到殖民地宗主国英国认同后,引起菲律宾和印尼两国的强烈反对,认为马来西亚联邦计划损害这两国利益,菲律宾向英国提出要求收回北婆罗洲主权(这里曾经是苏禄苏丹的领土),与此同时,印尼采取入侵马来西亚领土直接对抗英国和马来西亚政府的军事行动。


(四)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所举行的菲律宾、印尼、马来亚三方外长高峰会议上,菲律宾和印尼坚持由联合国来验证马来西亚联邦计划是否可获得砂拉越和北婆罗洲两地人民的欢迎。菲律宾和印尼表示,只要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吴丹能确定砂拉越和北婆罗洲人民同意参加马来西亚联邦计划,菲印两国将欢迎马来西亚的成立。于是,联合国派出两支民意调查队伍分别前往砂拉越和北婆罗洲,随团成员也包括马来亚、菲律宾、印尼的官员。


可是,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吴丹却无法在预定的时间完成其民意调查报告书,该报告书于1963年9月14日才公布。在如此情况下,时任马来亚联合邦首相东姑阿都拉曼不得不把原定于1963年8月31日成立马来西亚联邦,延迟16天,即马来亚政府决定于1963年9月16日成立马来西亚联邦。


现任马来西亚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于2009年10月19日在联邦国会下议院解释其所提出的“一个马来西亚”概念时宣布:从2010年开始,每年的9月16日被列为“马来西亚日”全国公共假期,纪念“马来西亚成立日”。至于,每年的8月31日则照样是全国欢庆马来西亚国庆日(即马来西亚独立日)。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