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东马视野 · 锺永有

旅游税影响砂拉越沙巴州政府核心利益

·2017年7月8

拟议在马来西亚全国落实的全新征税项目—「旅游税」(Tourism Tax),已引发位于婆罗洲岛的东马来西亚的砂拉越州及沙巴州政坛和民众高度瞩目,热烈讨论“东马自主权”或面临进一步遭马来西亚中央政府侵蚀之议题。


这个议题讨论甚至于辩论,主要是建立在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Malaysia Agreement 1963, MA 63)基础上,即1963年9月16日马来西亚联合邦的诞生,该协议是由马来亚(西马半岛)、砂拉越、沙巴、新加坡(后来退出成独立国)四个邦和殖民地宗主国英国政府的五方代表人,在英国首都伦敦签署,四邦当时协议以平等伙伴地位合作共组“马来西亚联合邦”(马来西亚)。


保障砂沙两州自主权和权益

按协议砂拉越和沙巴在参组马来西亚后,两邦的特定自主权权力和权益受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明文和精神所保障,即马来西亚中央政府(联邦政府)若想要推出巨大影响砂拉越和沙巴两邦自主权和权益的政策或法令,中央政府事先必须预先得到砂拉越邦政府和沙巴邦政府的首肯,而同意的程序是通过两邦的邦立法议会会议,由全体立法议员参与咨询、辩论和表决,少数服从多数,然后通报中央政府砂沙的表决结果是同意接受,这样一来,中央政府才能把在国会三读程序表决通过的政策或法令,延伸到砂拉越和沙巴去实行。不过,属于联邦政府权限的政策或法令,不需要获得砂、沙州议会同意。


这就是为何马来西亚砂拉越州旅游、艺术、文化、青年及体育部部长拿督阿都卡林,早前与马来西亚旅游及文化部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针对马来西亚中央政府出台的「旅游税」法令,计划在砂州于2017年7月1日(已经展延到8月1日)全国同步落实时,阿都卡林坚决强调中央政府应事先咨询砂州政府,而非冒冒然强行在砂州征收新税的原因。


「旅游税」原计划是向各星级酒店顾客,按每晚每个卧房来征收特定金额,这无形之中增加了酒店房租费,使前往砂拉越的访客旅费开支额外增加,不利于地处偏角的砂拉越的旅游业和整体经济活动发展。


何况,「旅游税」将会对砂州政府的核心利益造成直接影响,原因是砂拉越州政府直接透过属下的全权拥有的企业投资臂膀—“砂拉越经济发展公司”进行企业活动,这包括投资占比最大的旅游与休闲项目,而这个项目内容就涵盖酒店和度假村的客房出租及其它旅游产品服务。


忧旅费开支增加导致旅客人数减少

因此,万一因旅费开支增加负担导致前往砂州的旅客人次减少,从宏观角度看,不仅牵一发而动全身,负面影响砂拉越整体经济发展,从微观角度看砂拉越经济发展公司属下的酒店入住率也将受冲击,进而导致砂拉越州政府财政收入减少。


「旅游税」金额是上缴给马来西亚中央政府,砂拉越州政府财政收入不仅没直接受惠,反而要冒收入减少的不确定风险,影响砂拉越州政府的收支平衡。因此,砂拉越州政府部长出于维护砂拉越政府和人民的利益,对中央政府的「旅游税」持异见是可以理解的。

截至2016年12月31日,砂拉越经济发展公司
(The Sarawak Economic Development Corporation,SEDC)
投资组合如下列:

马来西亚旅游及文化部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和砂拉越州旅游、艺术、文化、青年及体育部部长拿督阿都卡林,两人都是法律专业出身,拥有执业律师资格,他们对于马来西亚联邦宪法和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内容的认识,其实比起一般人熟悉。


目前,马来西亚中央政府和东马来西亚的砂拉越州和沙巴州,所面对的实际挑战是如何振兴国家和地区经济,于此才能有效增加中央政府国库和各个州政府财政收入。


 《旅游税》法令前世今生 

(一)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MA63)内容未提及旅游事务管理,这包括征收「旅游税」事项。
当年,全球正处于二战后的东西方冷战时期,全球社会尚未稳定,交通运输不发达,各区域贫穷落后,「旅游」经济不是当时的主题。为此,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出台没把旅游事务管理写进协议内容是可以理解的。尔后,马来西亚诞生,马来西亚联合邦宪法出台,联邦政府、砂拉越、沙巴的个别执行权力做了规范性列明,不过,事关「旅游」事务并未做具体明文规定。


(二)1985年,砂拉越设立「旅游部」,该部后来易名为「旅游与环境部」,履行关于旅游事务的立法和执行权。


(三)1994年,联邦政府提出「1994年宪法(修订)法案」,把「旅游」列入「联邦名单」中。
根据砂州旅游、艺术、文化、青年及体育部部长拿督阿都卡林指出,联邦政府于1994年把「旅游」列入联邦宪法第9附表之前,并未事先咨询和获得砂州政府同意。


(四)2017年4月6日,国会下议院通过了由马来西亚旅游与文化部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所提呈的「2017年旅游税法案」。
不过,该法案还须经过国会上议院、最高元首御准、宪报颁布、马来西亚财政部部长订立执行征收「旅游税」日期表。


(五)预订于2017年8月1日全国性统一执行的「2017年旅游税」,计划提前于2017年7月1日落实。


(六)2017年6月10日,砂州旅游、艺术、文化、青年及体育部部长拿督阿都卡林发言不满联邦政府在未事先咨询和获得砂拉越州政府同意下,在砂拉越落实「旅游税」法令,联邦政府此举被批评形同侵蚀砂拉越自主权权益,也不尊重1963马来西亚协议明文和精神。


(七)2017年6月10日,代表砂州政府的拿督阿都卡林,和代表联邦政府的拿督斯里纳兹里就「旅游税」发生激烈的隔空论战。


(八)纵观「2017年旅游税法案」程序即使完成而变成「旅游税」法令,联邦政府当局也有其权力选择不执行该税制,让其处于「冬眠」状态。


无论如何,几时实际落实这税制,以及维护东马自主权益议题,将会是一个倍受高度关注的焦点。


  关于「旅游税」:

(1)全国各地酒店/旅馆须向大马旅游部注册,业者协助联邦政府代为向酒店/旅馆顾客征收某个百分比率的房间住宿费。


(2)按拿督斯里纳兹里的说法,联邦政府(旅游部)将把在全国所征集的「旅游税」款项平分成三份:西马半岛、砂拉越、沙巴,作为「旅游业宣传与培训费」,推广全国旅游业。


(3)按拿督阿都卡林、砂拉越和沙巴酒店/旅馆业者的见解,认为这将导致旅客必须承担更高的住宿费,反而为东马的旅游业造成负面影响,尤其是目前全球经济不稳定时期,而大马社会也正面临通货膨胀,征收「旅游税」无疑影响国内外旅游业经济活动。


而东马来西亚众多旅游业者和民众也发声,指马来西亚尤其是东马的砂沙两州,目前还不是时候落实旅游税法令,因目前已有消费税(GST)和其它税务,若再增旅游税新项目,将会税上加税,等于加重国内外旅客/民众的出行旅费和住宿开支负担,税务项目众多不利于整体社会经济发展,引发连锁性冲击。


  原则上同意落实旅游税 

砂沙两州政府各自于2017年6月22日的州政府内阁会议针对「旅游税」议题做了讨论,两州政府皆原则上同意落实「2017旅游税法令」,至于如何执行的技术性问题和明细还有待后续确定。


上述两州政府内阁会议的议决,是在砂拉越州首席部长拿督阿玛阿邦佐哈里、沙巴州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慕沙阿曼和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会面商讨之后,两州政府内阁个别进行后续会议。


砂州旅游、艺术、文化、青年及体育部部长拿督阿都卡林和沙州旅游、文化及环境部部长拿督马西迪将代表两州政府共同商讨旅游税课题,寻求两州政府达成共同立场,然后拟定《砂拉越、沙巴旅游税联合备忘录》,砂沙两州首席部长将提呈这份砂沙联合备忘录给马来西亚中央政府的代表人即首相兼财政部部长的纳吉,确定中央政府、砂拉越州政府和沙巴州政府三方可接受的共识方案。


按早前首相、副首相与砂拉越州首长、沙巴州首长之间的双边协商,原则性共识如下:

• 中央政府将把在全国征得的旅游税总金额按区域平分成三份:西马半岛、砂拉越州、沙巴州。

备注:这符合砂拉越、沙巴、西马半岛“三邦”1963年9月16日携手共组马来西亚联合邦国的平等伙伴地位大原则精神。

• 属于砂拉越州和沙巴州的份额,将直接把金额汇给两州政府,而不会交给中央政府部门做分配或处理。

• 旅游税的征收仅针对砂拉越州和沙巴州的4星级或以上星级的酒店、度假村的客房,3星级或以下星级、民宿及普通旅馆的客房不征收旅游税。

• 旅游税是向酒店、度假村的顾客收取,业者只是代表政府向顾客征收。


纳兹里早前指出,砂州的五星级酒店寥寥无几,绝大部分五星级酒店分布在西马半岛,西马半岛的酒店客房数量占全国客房总数的75%,东马来西亚仅占25%。因此,大部分从西马半岛征收得的旅游税金额,之后还会分配给东马,而这样平均分配,反而让砂拉越“赚到”。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