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东马视野 · 锺永有

陈长峰或变成无国籍“人球”

·2017年6月3

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于2017年5月19日宣布,东马来西亚的砂拉越州埔奕州选区(N.74 PUJUT)的补选提名日和投票日,分别为6月20日和7月4日,竞选期为14天。


  陈长峰曾拥有马、澳双重国籍))

这场补选的前因后果,是因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埔奕区原州立法议员陈长峰医生,遭揭发拥有马来西亚和澳洲双重国籍(dual citizenship)身份,违反马来西亚国家宪法和砂拉越州宪法绝对不允许国民拥有双重国籍身份的明文规定。结果,陈氏于2017年5月12日,在砂拉越州州立法议会会议期间,被砂拉越州州立法议会议长按程序即时撤销州立法议员资格,埔奕州选区即时悬空,须重新举行选举再选出适当的人民代议士。


马来西亚联邦国是大英帝国前殖民地,国家治理运行体系奉行英国联邦制度的三权分立,立法(国会/州议会)、司法(法院)、行政(政府),三方各有独立角色和功能。


因此,砂拉越州州立法议会拥有其不可被挑战的议决特权,立法议会的议决乃最终裁决,不受司法干涉。更何况,砂行动党州立法议员陈长峰违反国家宪法和砂州宪法不允许国民拥双重国籍的明文规定十分明确,犯错失理在先,行动党明显处于百口莫辩窘境,洗不脱不忠于国家、没坚决维护宪法、失去政治诚信的罪嫌。


在此基础上,陈长峰或许还不自知他也已然成了拖累砂行动党的“毒瘤”(借用行动党全国代主席陈国伟言论),“身处险境”。原因是砂行动党为了自我清洗于2016年5月7日第11届砂拉越州州选举投票时,遴选了不适当的候选人(陈长峰)代表砂行动党竞选埔奕州选区。现任砂行动党极大可能会毫不留情面地采取其最擅长的“弃人保党”的政治手段,最终借故把陈长峰抛弃出党,一了百了。


让我们来看一看下列时间线列表,陈长峰如今在砂行动党党内的“剩余价值”,大家就会对行动党那套“用过就丢”的一贯政党政治伎俩作风,有所了解:


  2016年5月中选砂州议员))

(1)砂拉越州曼旺区州立法议员拿督耶理苏修医生于2017年5月12日在砂拉越州州立法议会,附议支持砂拉越州州内阁部长拿督斯里黄顺舸在州立法议会提呈动议撤销陈长峰的州立法议员资格时,揭露陈氏是通过共和联邦海外学生资助计划,在澳洲完成医学学士和外科课程。


可是,陈氏于1995年完成学业之后,没遵守资助计划规定返回马来西亚为祖国人民服务,却反而与太太于1995年申请成为澳洲永久居民,结果被澳洲政府拒绝。之后,他们还向澳洲移民复审法庭提出上诉,挑战澳洲政府的拒绝决定,结果上诉挑战失败。如论如何,陈氏依然在澳洲居留逾20年,不曾返回马来西亚行医。对此,耶理苏修医生指陈氏的兴趣是欲取得澳洲公民权并为澳洲人民服务。

(2)黄顺舸引述于2017年5月4日获得马来西亚皇家警察刑事罪案调查组针对调查陈氏公民权地位的调查回函,指陈氏于2010年1月20日取得澳洲公民权(意味他成为澳洲公民),并于2016年4月4日放弃澳洲公民权(意味他不再是澳洲公民)。

(3)2016年5月7日,第11届砂拉越州州选举投票日。陈长峰代表砂行动党竞选埔奕州选区,成功当选成为埔奕区州立法议员。


按以上(1)、(2)、(3)来审视下列事实:


(一)按马来西亚联邦国家宪法,当一个马来西亚国民入籍其它国家(成为其它国家公民),其马来西亚国民的国籍自动丧失,为此,更正确地说应为:陈长峰自2010年1月20日起,就不是马来西亚公民,而是名副其实的澳洲公民;


(二)陈长峰于2016年4月4日放弃澳洲公民权,这表示从这一天起,他不再是澳洲公民。


  2010年取得澳洲公民权))

由于上述(一)、(二)因素,于是就延伸出下列诚信疑问:

(A)陈长峰自2010年1月20日起成为澳洲公民时,没通报马来西亚当局他已放弃马来西亚国籍的决定,手上依然持有马来西亚公民权文件这包括马来西亚护照和国民身份证等。由于澳洲允许双重国籍,因此,陈氏显然有一种想在澳洲和马来西亚享有两边讨好的个人意图。


至于在马来西亚这一方,很显然在收集其国民是否拥有双重国籍的资料库存在弱点。还有,马来西亚虽然在国家宪法上不允许其国民拥有双重国籍,可是,政府当局对于双重国籍的讯息审查和执法行动上,还相对宽容和人情。

(B)陈长峰自2016年4月4日放弃澳洲公民权,这意味着他自这一天起不再是澳洲公民,也非马来西亚公民,除非他已成功向马来西亚政府申请并宣誓成为马来西亚砂拉越公民,可是,陈氏迄今还没公开出示其文件证据,以自我证明。

(C)为此,社会上有人开始怀疑陈长峰目前实际上是一个无国籍的“人球”。

(D)这延伸出一个重点:陈长峰于2016年4月25日的砂拉越州州选举提名日,在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官员面前宣誓程序时,刻意隐瞒不利于自己无法成为一个合格候选人的个人讯息,导致选举官员遭陈氏误导,让陈氏成为砂行动党在埔奕州选区的候选人并成功中选。

 

  技术性错误国阵起诉不成功))

(E)2017年5月7日第11届砂拉越州州选举投票日过后,落选的国阵直属候选人(亲国阵的联民党候选人)拿督许庆璋质疑陈长峰的双重国籍身份,提出选举诉讼,不过,由于许庆璋的入禀法庭程序出现了技术性错误,才导致法庭撤销这起司法诉讼案,陈氏的双重国籍案没机会带上法庭做审理,于是,砂行动党和陈长峰表现得喜出望外,大肆对外宣传指法庭的“判决”让陈氏双重国籍问题“真相大白”,还企图用这理由在砂拉越州州立法议会撤销陈氏州立法议员资格时的辩驳基础。


被行动党视为“毒瘤”?

因此,行动党想通过司法途径为党和陈长峰做自我平反,显然失去了法理基础和政治诚信,所谓司法审核以求推翻砂拉越州州立法议会撤销陈长峰州立法议员资格、争回得而复失的埔奕州选区、阻止补选进行、诽谤起诉等,在明眼人看来这明显是一个转移视线以求清洗错误罪嫌的“政治秀”,最后,行动党很可能把所有的过错和失责推诿给陈长峰一人去扛,好让行动党脱身避开政治诚信罪嫌。


因此,陈长峰如今身处在行动党的政治险境,他最终或许不幸扣上行动党“毒瘤”帽子,遭行动党“一脚踢开”,自求多福!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