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东马视野 · 锺永有

3000年前东南亚婆罗洲岛与中国产生联系(下)

·2017年12月2日

早期华族商贾对砂拉越的重要性,不在于他们是现今砂拉越华人的先驱,而是他们对当地土著社会所起的巨大影响力。其中之一是华人群体同土著群体大量通婚,这不但让土著群体拥有华人血统,而且还承传了华人擅长的许多技艺和文化,即土著传承了中华文明内涵。


罗芳伯建“兰芳共和国”

在婆罗洲南部,华人的贸易活动在砂劳越整个这所谓对华人不利的“黑暗时代”(公元1580年至1840年)里,仍然持续着。到了19世纪中,有数千名华人散居在三发和坤甸一带,而他们也就是从西加里曼丹移居到砂拉越的第一批华人,即西加里曼丹开拓者罗芳伯客家籍贯后辈群体。罗芳伯在婆罗洲岛坤甸建立从1777年至1884年强盛一时,实行大总制的“兰芳共和国”或别称“兰芳公司管辖区”,这也是由中国大陆客家籍贯华人在海外创建的亚洲第一个共和国。


根据文献记载,当英国探险家詹姆士布洛克(James Brooke)东来砂拉越时,当下已有一名中国大陆的广府籍贯人已在砂拉越居住,他就是刘直。刘直在1830年前后偕同数名友人,从中国乘搭帆船首先抵达砂拉越的成邦江(Simanggang),然后转到古晋的砂督。他以种菜和饲养牲畜为生,后来成为白人拉惹布鲁克的管家,而后来追随他的同乡于1857年积极协助拉惹对付叛乱行动。


砂各籍贯华人各有领袖

且说客家群体在砂拉越安家落户之后,随布洛克管家刘直之后而来的新移民,有诏安人、潮州人和其他各籍贯群体的华人。每一种籍贯的华人都有一名领袖当代表人,客家群体为刘善邦、福建籍贯领袖王有海、诏安籍贯领袖田考、潮州籍贯领袖刘建发,被看成华人社会的首领,对于华人事务,白人拉惹征求领袖们的意见或商谈。


纵观二十世纪掀开了砂拉越新一波发展新时代。在这个世纪初,新一批华族移民的新浪潮出现,不断地涌入砂拉越的拉让江(Rajang River)流域,推动砂拉越的经济和教育不断向前发展。


黄乃裳开辟诗巫

这些华族新移民来自中国福州,他们是在具有远见的领袖黄乃裳率领下,来到为处于拉让江两岸也就是诗巫盆地区域,开天阔地,建立诗巫新垦场。


1900年,黄乃裳从中国福州首先抵达新加坡,并且会见了当地许多华人商贾,其中一位就是他的未来女婿林文庆博士。林文庆告诉他的未来岳父说,白人拉惹正在寻找华人劳工到砂拉越开发垦殖场。


于是,黄乃裳马上启程前往古晋(Kuching),然后由古晋的华人甲必丹王长水介绍他给白人拉惹认识。接着黄乃裳与拉惹查尔斯 • 布洛克缔结了一份包括三十一项条款的协约,把福州人送到砂劳越第3省的诗巫周围地区去垦殖。


接着拉惹在诗巫地区进行地方勘察,最后他决定以新珠山作为第一个垦殖区的开发地点。大多数福州籍垦殖民为基督教徒,当他们抵步时,每人分得一个小茶壶、一把锄头、一张草席。茶壶是给人泡茶解渴的东西,锄头是干活不可或缺的工具,辛勤自耕自食,生活十分艰苦。


一项于1906年所进行的人口调查,发现在将近1000名南来的福州人当中,只剩下500名,其余500名或是自行离开,或是死于新旧疾病以及惨遭溺毙或是在莽林失踪。


诗巫也因为有了黄乃裳高瞻远瞩领导和许多福州先贤牺牲,发展到今天欣欣向荣,而砂拉越的其它地区也在各个籍贯华人群体的群策群力,合作无间,加上与各个达雅人、马来人等诸友族同胞携手并肩努力,团结一致,与政府协作,共同开拓砂拉越。


华人在婆罗洲岛与各族融合

婆罗洲岛是一个多元种族、多元宗教、多元文化的的多元化社会,社会和谐是婆罗洲岛各个区域社会向前迈进的基石,不仅各个籍贯华人群体应该沟通,打破籍贯主义的无形枷锁,促进籍贯融合和交流,与此同时,各个种族之间也应去除先入为主的成见,兄友弟恭,加强交流,互相理解。


我们可以这样来理解,中国大陆和东南亚区域的婆罗洲岛早于3000年前,就已经建立起命运共同体的纽带联系。华人群体承载的5000年优秀传统中华文化不仅在婆罗洲岛上发扬光大,并也成为婆罗洲岛上在地土著文化与来自中国大陆的中华文明文化融合成一体,成为婆罗洲岛上一种特有的多元特质。

(完)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