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东马视野 · 锺永有

万一希盟败选
行动党将如何批判马哈迪罪责?

·2018年4月14

为了不让那些支持民主行动党和由行动党暗中操控的全国在野党联盟—“希望联盟”的城镇选区华人支持者感到无所适从甚至于伤心失望,行动党实权领袖林吉祥和行动党中央秘书长兼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父子俩,应“预先公布”万一希盟无法于即将来临的全国第14届大选赢得全国中央政府执政权的话,牢牢掌控行动党超过40年的林氏父子,到时候将会如何批判并把败选罪名推诿给现年93岁、曾经当权执政22年的大马第4任首相、希盟内定未来首相的敦马哈迪。


还有,万一希望联盟无法在第14届全国大选赢得中央政府执政权,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俩又是否愿意承担政治责任,为父子俩一意孤行的错误领导方式而开诚布公道歉,甚至于主动谢罪请辞移交领导权杖给其他贤能者?


回顾林氏父子俩行使其在行动党党内无人能敌的霸权地位,强行把行动党推向与其长期最大政治宿敌马哈迪所领导的土著团结党进行妥协式的政治合作,以至于行动党因“华人化”的政治印象而更加难以在未来开拓乡村土著马来人选区,导致行动党成为典型的“城市华人党”,政治前途不进则退。


行动党三度与伊党合作

早前,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为了政治利益,曾三度与明知不可为却硬是要为之,与建立伊斯兰神权国为创党终极宗旨的大马伊斯兰党进行权宜性的政治合作,行动党在大选后对伊斯兰党进行“秋后算账”,对伊斯兰党不仅进行几近诬蔑式的口诛笔伐,还转移话题把罪名技巧地嫁祸给国阵成员党的华基政党马华,叫马华替行动党背黑锅、“吃死猫”。


回顾在马哈迪当权主政时(1981年至2003年),行动党的林吉祥曾对马哈迪的所谓贪腐、霸权、独裁、种族主义进行激烈的批判,林吉祥甚至于还特地出版专著批判马哈迪政权的种种不是,把马哈迪形容为十分糟糕的执政领袖。


当然,身为林吉祥寄以政治厚望的儿子林冠英,也仿效父亲林吉祥的政治手段,对马哈迪和其政权展开攻击。由林氏父子俩领导的行动党众多虾兵蟹将也鹦鹉学舌地对马哈迪和其政权口诛笔伐,若有不从者,或对林氏父子的领导持有异议者,将遭党内边缘化或清理门户出局。行动党过往在全国有许多崭露头角的党内良心领袖,遭拥护林氏父子党内核心势力围剿,遭污名化而无奈出局。


纵观马哈迪当权主政时期,马哈迪属于在朝当权者,林吉祥属于在野当权者,两者虽然身处于政治对立面,可是,两人都是朝野政治的既得利益者,两人的儿子,即马哈迪的儿子慕克力,林吉祥的儿子林冠英都有乃父庇荫,两个长辈之间一根手指互相指责对方霸权独裁时,其实也等于以四根自己的手指指回自己,彼此彼此。


林吉祥猛烈抨击马哈迪

林吉祥当初猛烈批判马哈迪政权独断独行破坏国家体系,包括司法体系,推行无实际用途的白象计划而挥霍无度,劳民伤财,亏损国库,行动党支持者甚至于把马哈迪形容为“老魔深算”云云。


还有,马哈迪政权于1987年发动“茅草行动”大逮捕,林吉祥父子也成为阶下囚,而有人提出质疑,指马哈迪于1987年面对自己领导的巫统党内内讧,个人地位受到挑战,为了打击党内政治对手,不惜谋划由时任教育部长安华制造华小高职事件(委派没有华文资格的老师出任华文小学高职),结果“尽如人意”地引发华人社会群起抗议,也就是马哈迪所收割的政治效果。


华小高职事件一如马哈迪政权所预料般引发华人社会和马来人社会产生种族对立紧张局面,马哈迪政权于是借故采取“茅草行动”,展开大逮捕行动,逮捕华教人士、政治人物和关闭新闻媒体,制造全国性恐慌和白色恐怖氛围,马哈迪和安华一唱一和的政治动作,也就自然而然化解了马哈迪在巫统党内所面对的权力斗争压力。


就因为1987年安华对马哈迪“护主有功”,让马哈迪对安华的政治能力另眼相看,安华也因此而扶摇直上,在后来的巫统党选时逼退时任巫统署理主席兼时任副首相嘉化巴巴,而鲤鱼跃龙门当上副首相兼巫统署理主席宝座,成为马哈迪一人之下的政治强人。


敦马把大逮捕罪名推给警方

马哈迪对于遭质疑在幕后主导警方展开大逮捕行动也一概否认,反而把罪名推脱给时任总警长,反说是警方为了维护社会安宁和谐,他无法影响警方的执法行动云云。


尔后1990年全国大选,时任沙巴团结党主席拜林吉丁岸与东姑拉沙里合谋倒巫统政权,拜林在当时全国大选关键时刻高调宣布与东姑拉沙里所领导的46精神党进行东马沙巴和西马半岛政治结盟,引起马哈迪的震怒,结果马哈迪在赢得大选过后,再次委派安华执行其政治报复行动,即由安华负责把巫统从西马东扩到东马来西亚的沙巴州,从此以后,巫统在沙巴快速壮大成为当权执政的沙巴州执政党联盟—沙巴国阵的老大政党。而当时备受争议的“沙巴身份证计划”或称“M计划”正方兴未艾(发身份证给来自菲律宾和印尼的入境者,让他们拥有投票权,冲淡团结党的政治实力),沙巴本土政党的原有影响力一落千丈,所谓巫统牢控沙巴其实是马哈迪政权的产物。


可是,马哈迪对他遭质疑幕后主导“沙巴身份证计划”或称“M计划”之指控一概否认,甚至于搬出“忘记”之类托辞,总之是与他无关云云。


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与时任马哈迪和安华主导的巫统政权进行长期缠斗,林氏父子都曾经坐过“政治监”,并“以此为荣”,成为“华人英雄”,两父子不可能不知道马哈迪好勇斗狠的个性。


无法“垂帘听政”要搞垮纳吉

马哈迪对时任第5任首相敦阿都拉巴达威和现任第6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极度不满,很显然是作为继任者的阿都拉和纳吉拥有本身的政见和领导模式,马哈迪显然无法成为一个“垂帘听政”者,加上马哈迪的既得政治利益“水喉”被逐一关上,恼怒继任者是可以理解的。


对于行动党的政治利益,它当然无法满足于仅仅成为槟城州政治利益的分配者和分享者,行动党看准巫统分裂的政治契机,认为与离开巫统的安华(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和马哈迪(土著团结党和希盟的实权领袖)进行政治妥协,进行权宜性的政治合作,可能有机会入主中央。一旦行动党成为中央政府一员,将顺理成章成为全国资源和利益的分享者和分配者之一。


煽动华人厌恶国阵华基政党

现在的行动党不靠实打实干开拓土著马来人选票,而是反其道而行以偏激手段来丑化巫统和首相纳吉,煽动华人厌恶巫统和讨厌其4个华基政党盟友—马华、民政党、砂拉越人联党、沙巴自民党,因此,行动党显露出其政治投机面目,抛弃党原则而U转与曾被行动党批评得体无完肤的马哈迪、安华进行政治拥抱。


可是,纵观行动党也曾经三次与伊斯兰党进行政治合作,两党三次都在大选后就闹翻,翻脸不认人,而且是行动党自己先撕破脸“先发制人”,就为了取得“政治道德制高点”,以便在华人社会面前大义凛然抨击伊斯兰党和嫁祸于国阵巫统和4个华基政党,把自己造成的罪责撇得一干二净,行动党的政治伪装术无疑是高超的,忽悠华人,希望继续绑住华人选票,实践“华人票=行动党”政治议程。


因此,有了前车之鉴的行动党的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目前的确是时候“预先公布”他们将如何“清算”马哈迪和安华,万一希望联盟在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败选的话,行动党将如何收拾政治烂摊子,好让“火箭粉丝”心底有个谱,不会大受“惊吓”而难以接受到时候行动党可能又转而与巫统进行政治合作的“救国行动”。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