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国庆特辑专稿 · 林金树

60年来华文教育蓬勃发展

·2017年8月26日

 (一)前言:东南亚国家华教式微 

马来西亚在1957年8月31日独立以来,迄今刚好一甲子。在这段时间内,华文教育不但没有被消灭,反而蓬勃发展,是全世界除中国以外,拥有从小学到大学的完整华文教育体系的唯一国家。这得归功于华社上下致力于维护华教,以及占人口多数、掌控政治实权的马来人的领袖以开明的态度对待少数民族的母语教育(包括华文教育和印度人的淡米尔文教育)。反观其他东南亚国家,华文教育都走向式微。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东南亚地区除泰国之外,都是欧美西方列强的殖民地。其中属于英国殖民地的有缅甸、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汶莱。印度支那三邦(越南、柬埔寨、寮国)是法国殖民地。菲律宾是美国殖民地。印尼是荷兰殖民地。这些国家都有比例不等的华人人口,其中新加坡华人人口比例最高,达75%,其次是马来西亚,当时华人人口约占40%。由于殖民地宗主国采取放任态度,这些国家的华文教育(一般从小学到高中)和华文报章蓬勃发展。


这些国家在独立后采取民族主义教育政策,发展本国主体民族的母语教育,排斥、限制乃至关闭华文教育,使这些国家的华文教育被连根拔起。


其中印尼在苏哈多统治三十多年期间压制华文教育最为彻底,不但完全关闭华校,还强迫华人改印尼名字,市面上不准出现华文字,以及禁止华人讲华人方言。时至今日,年轻世代的华人绝大部分只能以印尼语交谈。


泰、缅、新华校被华人领袖关闭

许多人也许不知道,东南亚有三个国家是由华裔政治领袖关闭华校。泰国的銮披汶元帅在40年代就关闭华教。缅甸的尼温将军在60年代关闭华校。最令人意想不到的和最令人伤感的是李光耀在80年代关闭所有华校(包括东南亚唯一的华文大学南洋大学)。因为新加坡华人人口佔75%,华文教育最为发达,而李光耀是靠平等对待四种源流教育(华、巫、英、印)的口号及获得受华文教育的华人大力支持才能上台执政的。他的政府还和南大理事会签署联合声明,再三保证以华文作为南大的教学媒介语。


但他推行“英文至上”的政策,在1980年把华、巫、印源流学校全部改为英校,使华文教育被连根拔起。新加坡成为全世界唯一的一个多数民族的领袖放弃本民族的语文,以权力强迫全体华人接受英文作为“母语”的国家。这是背弃祖宗的做法,许多新加坡人反对。但在李光耀的残酷高压之下,新加坡华人不但“不敢言”,连“怒”都不敢。目前华文只是新加坡英文源流学校的其中一个语文科,而且水准不断下降,华人文化在新加坡式微。尽管李光耀有关闭华校的记录,不少马来西亚华人(包括一些华教人士)却对他奉若神明,令人难以理解。


冷战结束后,东南亚国家放宽对华文教育的限制,华文教育在各有关国家“复兴”。但它们的所谓华校,是以当地主体民族的语文为教学媒介语,华文只是其中一科语文科,被当作第二语文或第三语文教导。它们並没有真正内涵的华教。


 (二)华小是国家教育体系的一环 

在马来西亚,华文小学是国家小学教育体系的一部分,这在全世界是唯一的国家有这样的教育政策。华小学习华、巫、英三语。马来文和英文是作为语文科教导。华小的其他科目都是使用华文课本,用华语教导,用华文考试。


华小的课程编写,师资训练和考试都是由政府负责。政府为各华小提供常年开销经费(尤其是老师的薪资)。不过,政府提供给华小的经费没有完全足够。例如,华小要建设硬体设施(如兴建教室和礼堂)必须由华社筹款。


在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华人家长把年幼子女送入就读的小学包括华小和英小,大致上各占一半,在城市地区,就读英小的华裔学生比就读华小者来的多。到了70年代,政府把英小改为国小,用马来文教学。华裔学生家长不论本身的教育背景,纷纷把子女送入华小就读,以致就读华小的学生比率达到超过90%。


从1970年到2016年的46年间,华小数量从1,346间减少到1,297间,即减少49间。然而,在同一时期,华小的学生人数从439,681人增加到542,406人,计增加102,725。华小人数最高峰时是在2004年,该年学生总人数647,647人。从2008年开始,华小学生总人数有所波动,但总的趋势是减少。从2004年到2016年减少105,241人,原因值得探讨。


另一方面,由于华小办学认真,非华裔家长纷纷把子女送入华小就读,使华小成为各民族学生的选项。据董总主席刘利民说,非华裔学生占华小学生的15.47%,即约8万4,000人。


华社关心华小的两项相反方向的发展。在乡村地区,由于年轻华人到城市工作,华小学生人数减少,许多微型华小因学生人数太少而濒临关闭。


另一方面,在城市和郊区华人人口集中的地区,华小数量不足,造成一些华小学生爆满,对教学造成困扰。目前的权宜之计是把微型华小搬迁到城市。最理想的做法,是把微型华小关闭,而在需要华小的地区兴建新的华小,使到凡是要进入华小的各民族学生都有学校可以就读。


 (三)中学阶段:三类华文教育 

华文独立中学(独中)到了中学阶段,华裔学生进入三种类型的中学。一是由华社兴办的华文独立中学,以华文为教学媒介语,英文和马来文是必修科,因此学习三种语文。约有11%的华小毕业生进入独中升学。全国有60所独中,分佈在西马各州和东马砂、沙两州。2016年这些独中有85,304名学生。


独中学生在初三时考由董教总主办的初中统考,高中三则考高中统考。高中统考的程度相当高,因此受到国内外许多大专学府的承认,作为入学资格。中国大陆、台湾、新加坡、美国、英国、加拿大、澳洲、纽西兰的许多著名大学都接受高中统考文凭作为入学资格。


不过,在大马国内,基于政治因素,联邦政府尚未全面承认高中统考文凭(政府的师训学院接受统考文凭为入学资格,但独中生不热衷当老师,进入师训学院的独中生屈指可数)。董总和华社都要求政府承认统考文凭。首相纳吉曾答应承认统考文凭,条件是学生必须考SPM马来文单科並及格。当时的董总领导层要求政府无条件承认统考文凭,因此拒绝接受。这个课题近期内也许会有突破。


独中面对的其中一个问题是由于办学的费用不断上涨,使到所收的学杂费水涨船高,非一般下层家长所能负担,结果他们的子女被迫进入国民中学就读。另一方面,收费昂贵,以英文为教学媒介的国际学校受到华人上层阶级的欢迎,纷纷让子女前往就读,以致独中初一入学新生这几年一直在减少,假以时日,国际学校可能威胁到独中的生存。


政府允许独中的高二或是高三的学生以私人考生资格考SPM,而与考的独中学生SPM考试的成绩也不错。这使到独中生受到政府间接承认。


改制国中(华中)华裔中学生进入的第二类中学是改制国中(华社称之为华中),这些中学共有80间。约有22%的华小毕业生进入华中。这些由原本的华文中学改制的中学的特点是以马来文为教学媒介,但兼教英文与华文。华文列为正课,许多华裔学生在SPM考试中都有考华文试卷,而且一般上华文科的成绩都标青。其中一部分华文考获优等的学生进入师训学院就读,成为华文小学师资的最主要来源。


董教总以及华社以前几乎只关注独中的发展,但近年来也兼及关注华中的发展,认为华中是属于华文教育的一部分。这是正确的做法。


国民中学(国中)约有2/3的华裔学生进入原本与华文教育就毫无渊源的国民中学(华社称之为国中)就读。不过,政府还是重视华裔子弟的母语教育。根据教育法令,只要有15名家长提出要求,国中就必须提供母语班。因此,国中的华裔学生只要有意愿,基本上都有机会学习华文。不仅如此,在2017年,在华裔学生超过一半的95所国中之中,有83间把华文列入正课,佔这类学校的87%。由于珍视学习华文的机会,国中生在学习华文时都很努力。只是有些国中的校长刁难,以找不到华文老师为藉口拒绝开母语班。董总和华社应该关注这方面的课题。


国中华裔学生面对的另一个课题是马来文程度不够,因此跟不上学业的进度而辍学,这也是华社应该关注并且设法改善的课题。


 (四)大学阶段:华文教育百花齐放 

在大学阶段,马来西亚的华文教育更是百花齐放,在国内外都有很多学习华文的机会。


独中高中毕业的学生,有相当高的比例到国内外升学。除到欧美的英文大学深造之外,以往多数到台湾升学,这是以华文为教学媒介语的高等学府。由于马来西亚与中国关系良好,加上两国都采取对外开放政策,到中国各地大学留学的大马华裔学生不断增加。中国大专也是以华文为教学媒介语。


在国内,由华社创办的三间大专(由董教总创办的新纪元大学学院,设在雪兰莪州加影;位于柔佛新山的南方大学学院和位于槟城州的韩江学院)都是以华文为主要教学媒介语。原本均由马华公会发起,目前成为半官方大专的拉曼大学学院和拉曼大学,后者设有中文系。它们的学生以华中生和国中华裔生为主。这两间高等学府为华社培养无数人才。


中国著名大学厦门大学来我国开设中国大学在海外的第一间分校,该分校以英文为教学媒介,但有开设以华文为教学媒介语的中文系与中医系。


在我国国立大学方面,马来亚大学的中文系提供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语言与应用语文学系设有中文组。美中不足的是,毕业论文必须用马来文呈现(马来文不好的学生必须找人把中文论文译成马来文)。博特拉大学外语系有开办中文组,提供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大学开办中文教育组,提供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
 

 (五)小结:大马华人保住中华文化 

马来西亚华文教育的蓬勃发展,是中国以外的其他国家的华人羡慕的对象。


语文是文化的载体,有了华文教育,马来西亚的华文报章和各类华文杂志数量多且水准不错。


有了华教,马来西亚华人保存相对完整的中华文化。基层文化如舞狮、二十四节令鼓等,固然保持得很好,更高层次的华文文化也扎根,这包括马华文学、华乐、中国国画、书法、中医中药、象棋等。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